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冠軍教父最新章節列表 > 第二十一章 絕殺(下)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十一章 絕殺(下)

目錄 下一章 →
    卡什替下的是加雷斯·威廉姆斯,在和溫布爾登的中場拉鋸戰中,他耗費了太多體力,留在場上也沒有什么幫助。

    沃克看到唐恩將卡什換上場,有些疑惑:“托尼。你說了你不在乎控球和場面漂亮……”

    “德斯……沒有任何戰術是死板的,沒有哪個教練是不知道變通的……如果有,那他就不是一個合格的主教練。我是說過我不需要多余的控球,不過現在球隊的問題是連基本的控球都做不到,所以我讓卡什上去,他能把球控住。百分之零的控球絕對贏不了球,‘控球無用論’不是徹底拋棄控球,而是說拋棄多余的冗繁的控球。你明白嗎?”

    沃克遲疑了一下才點點頭:“我想我大概明白了……”

    唐恩心里嘆了口氣,這就是為什么有人穿越過來就是主教練,有人辛辛苦苦工作一輩子也只能是助理教練的原因了。“德斯,你要記住,戰術這東西的本質是什么?就是贏球的方法而已,如果一種戰術不能贏球,我們就換一種。就像換衣服那樣平常。也許哪天,我會拋棄‘控球無用論’,重新使用控制場面的戰術呢……”

    “啊!我明白了,就是不管過程如何,你只追求那個贏球的結果。只要贏球,使用什么戰術根本無關緊要。”

    唐恩瞥了他一眼:“你開竅了,德斯。”

    ※※※

    卡什上場很快就利用一次漂亮的擺脫為約翰森創造了射門的機會,可惜后者的頭球頂高了,看臺上隨后響起了掌聲,這聲音大部分是給卡什的。

    溫布爾登的球員在防守的時候上搶很頻繁,動作也很大。也許他們只是想利用這種方式來顯示自己的氣勢,但是在卡什眼中,這種防守是他的最愛。

    喜歡上搶就意味著身后有空當,防守動作大意味著他們需要更多的時間來完成動作,破綻更多,也更容易被突破……

    “卡什!又過去了!漂亮的拉球擺脫!”

    連續幾次這樣之后,溫布爾登開始針對卡什所在的右路進行重點防守,在被對方鏟倒在地一次之后。唐恩在場邊讓卡什和里德交叉換位。溫布爾登哪邊防守空虛,就讓卡什去哪邊,甚至中路突破也行。

    他就是要讓卡什把溫布爾登的防守攪亂,讓他們盯不住人,也找不到人盯。反正卡什新上場體能充沛,他不怕這小子跑不動。

    在連續給對方球門造成幾次險情之后,客隊主教練坐不住了。默多克也作出了他的調整,他用了自己最后一個換人名額,而且用的非常不情愿。之前為了乘勝追擊,他一口氣換了兩個進攻球員,頗有“狂幫”的瘋子氣概了,可惜現在他不得不又換回去,他用一名高大的防守型中場換下體力不支的摩甘,希望和唐恩的換人一樣,起到控制中場的作用。

    看到默多克這個換人,唐恩知道他想的什么。隨著時間的流逝,對于客隊來說,能夠拿走一分也是令人滿意的結果,尤其是考慮到這場比賽他們是先落后兩個球再扳平的,這一分就更難能可貴了。

    但是唐恩沒法滿意,這場比賽是主場,在領先兩個球的情況下讓對方扳平,然后再喜滋滋的拿走一分,哪有這么熱情慷慨的主隊?

    他現在手中還有最后一張牌,替補席上只剩三個人了。替補前鋒韋斯特卡爾(Craig`Westcarr)、替補后衛克里斯蒂安·愛德華茲(Christian`Edwards)、替補門將巴里·羅切(Barry`Roche)。

    韋斯特卡爾的能力讓唐恩很不放心,換上去也未必就能加強進攻,剩下兩個人都是防守球員,而且門將沃德表現的很好,沒有必要換門將。換一個中后衛又能做什么呢?

    他扭頭看了看還在場邊熱身的愛德華茲,小伙子個兒挺高嘛……提到個子高,唐恩突然想起和西漢姆的比賽中,場上隊長道森曾經打入過一個頭球,可惜被該死的裁判吹了出來。

    為什么不可以這樣呢?

    于是他決定作出最后一次換人,他讓愛德華茲上去頂替道森打中后衛,但并不把隊長換下來。愛德華茲上場替下筋疲力盡的海爾伍德,然后把道森推上鋒線。

    愛德華茲聽到主教練的這個決定的時候,都以為自己聽錯了。唐恩很明確的告訴他,讓他把這些話全部轉告給道森,讓道森去前面爭頭球,有機會自己射門,沒機會就擺渡給隊友。

    愛德華茲上場之后把唐恩的吩咐都告訴了道森,道森有些驚訝地向場邊看來,唐恩給他做了一個向前的手勢。

    海爾伍德下來之后給唐恩道歉:“對不起,老板。”

    唐恩覺得奇怪:“干嗎要道歉,馬龍?”

    “我沒有進更多的球……”

    唐恩笑了:“你已經進了兩個,還想進幾個?你做的足夠好了,什么都別想,去沖澡換身衣服吧。”

    打發走了海爾伍德,唐恩并沒有回到教練席,而是站在場邊,雙臂環胸看球。他總是認為只有這樣才能給球員們帶來一些信心和堅持下去的信念。一個無論何時都坐在教練席上的主教練是不合格的。

    ※※※

    時間在一分一秒流逝,比分依然沒有變化。

    “如果沒有那四個進球,這場比賽可以說乏味之極。”莫特森抱怨道。

    他說的不錯,從場面上來看兩隊踢的都不是可以讓中立球迷身心愉悅的足球,大多數人在看到這樣的比賽肯定第一時間轉臺。不過對于兩隊的球迷來說可不一樣。他們最關心的不是哪邊踢的更好看、更華麗、更藝術,而是哪邊能獲勝。

    唐恩和球迷們一樣,不關心自己的球隊踢得是否好看,他只關心能不能贏下這場該死的比賽。

    還有五分鐘,比賽就要進入傷停補時,到目前為止除了雙方換人,比賽沒有過多中斷,傷停補時不出意外應該只有三分鐘。

    八分鐘,得進一個球。

    道森頂到前面給溫布爾登帶了一陣慌亂,可惜自己的球員沒有抓住這個機會。道森不是前鋒,此前也沒打過前鋒,他除了頭球外,不會射門,傳球一般,帶球很一般。唐恩讓他上去本來就是一種賭博。如果贏了一切好說,如果輸了……自己可能就要背負亂用戰術,亂換人的罵名了。

    足球世界就是這么殘酷,勝者為王,敗者寇。

    唐恩不想做寇,他要做王……誰不想做王呢?

    他覺得腿腳有些發軟,巨大的壓力在頭頂盤旋,等待著最終落下的那一刻。但表面上他什么都沒顯露出來,他不想讓人看到他的軟弱,尤其是那些討厭的無所不在的攝像機。

    又過去了三分鐘。看臺上森林隊球迷的歌聲越來越響亮,相反溫布爾登球迷已經徹底沉默了。唐恩掃了一眼看臺,還有無數雙手臂在揮舞,幾乎一片紅色。球迷們還沒有放棄,自己的球隊就更沒有理由放棄了。

    “進攻!進攻!我不要平局!”唐恩站在場邊吼,“平局就是***失敗!都給我壓上去!”

    他不擔心會被溫布爾登打反擊,歐根·波普這場比賽的表現簡直太完美了,從左邊到右邊,中場全是他控制的地盤,溫布爾登根本打不過來。

    第四官員已經在場邊舉起本場補時的牌子了,和唐恩預料的一樣:三分鐘。

    唐恩看了眼第四官員手中的牌子,緊咬嘴唇。希望正在一點點從他身邊流失,如果這樣的平局那毫無疑問就是失敗,領先兩個球都能讓對方扳平……真***!

    唐恩回頭看了看教練席后面的看他,他想看看邁克爾此時是什么表情,一定很失望吧?對西漢姆那場比賽自己沒能贏下來,這場比賽也一樣……但是他看到了什么?

    “Forest`Go!Go!Forest!Forest!Forest`Go!Go!”邁克爾和所有森林球迷一樣,鼓掌高呼,為自己的球隊加油。他們整齊劃一,富有節奏的加油聲響徹全場。唐恩突然覺得鼻子有些酸,這才是真正的傳統的英格蘭球迷啊,他們忠誠,無怨無悔,他們熱愛自己的球隊勝過一切。有這樣的球迷,何愁球隊前途無希望?

    ※※※

    九十分鐘的比賽時間已到,比賽正式進入傷停補時。

    歐根·波普以不要命的氣勢從溫布爾登球員腳下搶到球,然后馬上傳給安迪·里德,如今球隊組織進攻的重任都落在了這個二十歲的小伙子肩上。下半場最后階段換上來的溫布爾登挪威后腰安德森(Trond`Andersen)上來找里德的麻煩,兩人糾纏在一起,看上去森林隊的這次進攻又要無疾而終了。

    挪威人下腳狠,好幾次都直接踢在了里德的腳踝上,若是平時他肯定早摔在地上痛苦的打滾了,既能讓對方吃牌,還可以賺來一個任意球,一舉兩得。但是現在讓對方吃牌自己什么便宜都占不到,一次距離球門四十多米的任意球也毫無威脅。

    里德被安德森踹出了火氣,他拼命把對方擋在身后,不管對方怎么踢自己,他護著球開始找人。

    卡什呢?那小子在哪兒?!

    卡什同樣看到了里德的困境,但是他不能大聲喊,因為那也會引起對方后衛的注意力。

    此時波普發現球隊進攻遇到了麻煩,雖然主教練只讓他防守,但他還是決定上去幫里德一把。

    “嘿,安迪!”波普的聲音在里德斜后方傳來,“把球給我!”

    里德看不到他的隊友,不過他憑著聲音還是把足球傳了出去。

    波普接到足球不再遲疑,直接一腳長傳踢到了它早該去的地方——在球場的右邊,布萊恩·卡什后插上,他沒有人盯防,漂亮的卸下了這腳長傳球!但剛剛把球停穩,對方的兩名防守球員就圍了上來……

    沒人對森林隊的這次進攻抱有什么希望,除了他們自己的球迷。莫特森以正常的語速和語調解說著比賽的最后三分鐘。鬼知道這會不會是森林隊本場比賽的最后一次進攻呢?

    “布萊恩·卡什,他面對兩個溫布爾登的球員……噢!他過去了!”

    看臺上響起了巨大的歡呼聲。卡什仿佛泥鰍一樣從人縫中鉆了過去,連人帶球!前面是大段大段的空白區域!

    這個時候不加速還等什么?

    卡什把球向前一趟,再也不顧在后面轉身追來的對手,向底線沖去。

    “萊格特伍德上來防守他,速度很快,他飛鏟!卡什……漂亮!”莫特森吼了起來。

    能讓解說了三十一年比賽的莫特森興奮得自然是卡什精彩的閃避,這個愛爾蘭小子在萊格特伍德把腳伸過來的剎那,將足球捅到旁邊,萊格特伍德鏟了一個空,而卡什則順勢高高躍起,從他頭頂飛了過去,接著追上球,此時他已經逼近底線了。

    唐恩緊張的盯著場上,當他看到卡什躲開萊格特伍德鏟搶的時候,嘴里就在反復念叨一個詞了:“傳球,傳球,傳球……傳球啊!”

    卡什仿佛聽到了他的吼聲,在稍微調整了一下之后,就把足球傳向了門前。

    “卡什傳中,邁克爾·道森!頭球擺……約翰森——Yes!Yes!約翰森!約翰森!Gooooal!!!”莫特森舉著話筒從座位上跳了起來。“這是第九十分鐘的進球!絕殺!大衛·約翰森!3:2,森林隊!”

    ※※※

    當約翰森把道森擺下來的球捅進球門時,城市體育場突然震動起來,看臺、VIP包廂、教練席、替補席,甚至是球門后面……球場外的酒吧里,出租車里,廣播電視前……所有的地方,人們一躍而起,揚起雙臂,為勝利歡呼。

    進球的約翰森被隊友們壓在身下,就連門將沃德都從門前跑到前場參與慶祝。這是他們自從去年十二月二十一曰第二十四輪聯賽以來的,首場勝利!

    唐恩興奮的蹲下來,一拳砸在了草皮上。然后他起身回頭看向抱成一團的教練席,他看見沃克抱著鮑耶,他還看見鮑耶原本一絲不茍的白發早就散亂在了空中。被換下場的杰斯、威廉姆斯和海爾伍德三個人從替補席上跳了下來,然后沖向正在場上慶祝的隊友們,那速度……完全不像在場上奔跑了幾十分鐘的人。

    這就是勝利的喜悅呀……

    贏了!我他媽贏了!

    他振拳高呼。

    ;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