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冠軍教父最新章節列表 > 第八十二章 傷(上)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八十二章 傷(上)

目錄 下一章 →
    阿爾貝蒂尼受傷了。

    在距離冠軍聯賽資格賽第一回合開始還有不到一個星期的時候,他在訓練中左大腿肌肉拉傷。

    當時并沒有什么激烈的沖撞,并非在訓練對抗賽中發生的,而只是一次普通的沖刺折返跑。不管跑完的還是沒跑的,心情都非常放松,這只是是訓練開始前的一段熱身而已。

    當時唐恩還在和克里斯拉克商量如何針對比利亞雷亞爾做些戰術上的改變,并且在平時訓練中讓球隊注意。

    場上輪到阿爾貝蒂尼和喬治?伍德一組折返跑。第一個沖刺,伍德昂頭向前沖,他總是這樣的,平時訓練都像在正式比賽中那么拼命。阿爾貝蒂尼本不用和那個傻小子一樣拼命,他應該是保持自己的節奏和速度,然后被一騎絕塵的喬治?伍德輕松甩開。

    可今天情況不一樣。阿爾貝蒂尼從一開始就試圖緊緊咬住伍德,伍德渾然不知的拼命跑,阿爾貝蒂尼也在身后咬牙堅持。但是和年輕的伍德比速度,對于已經三十三歲的德米來說,太勉強了。

    在第一次折返的時候,伍德輕松順利的轉身沖回去,阿爾貝蒂尼則在轉身之后,速度突然降了下來,接著他從跑變走,兩步之后,干脆站著不動了。

    最先發現異常的是一直守在訓練場邊上的隊醫弗萊明,他看到阿爾貝蒂尼停下來,就跑了上去。

    隨后,克里斯拉克被弗萊明的動作吸引了注意力,他中斷了唐恩的談話,扭頭看向訓練場。唐恩跟著他的目光看,再看到的便只是阿爾貝蒂尼向地上坐的那一瞬間。

    其他球員顯然都注意到了隊長的異常,他們顧不上還在訓練,都跑了過去將阿爾貝蒂尼團團圍住。

    喬治?伍德一口氣沖到終點,然后發現身邊都沒人了,他奇怪的扭頭,看到身后的人群,還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他看到隊醫弗萊明撥開人群沖了進去,隊友們還沒有合攏,克里斯拉克也沖了進去。再然后,唐恩被擋在了外面。

    沖進去的弗萊明簡單的檢查了一下,克里斯拉克在旁邊不停的問“情況怎么樣”,弗萊明并沒有回答他,而是直接站起來叫擔架。聽到這話,克里斯拉克閉嘴了。

    被擔架抬出訓練場,這傷情可就有點嚴重了。

    聽到弗萊明喊擔架,唐恩拉開堵在自己身前的韋斯?莫甘和弗蘭克?里貝里,擠進去。

    “德米?”

    阿爾貝蒂尼看到唐恩出現在自己面前,突然清醒過來。他這才發現身邊圍滿了隊友、教練還有隊醫。他從人群縫隙中看到還有兩人正在抬著擔架跑上來。

    他突然擺起手來,掙扎著向坐起來:“不,不用。”他現在可是球隊隊長,在訓練的時候,當著全體隊友的面,被擔架抬下去……我不能走了嗎?不。

    “喬治!”唐恩突然大吼,“過來把德米扶到場邊去!”

    伍德快步跑上來,分開人群,聽話的將隊長阿爾貝蒂尼扶起來,然后攙著他一步步挪到場邊。

    目送兩人和隊醫弗萊明一起走到場邊,唐恩轉身揮揮手:“繼續訓練,沒什么好看的了。”

    然后他轉身向阿爾貝蒂尼走去。克里斯拉克心領神會,吹響了哨子:“集中注意力!”

    唐恩走到阿爾貝蒂尼身邊,看了看還守在身邊的伍德,笑了一下,拍拍他的肩膀:“回去訓練,和你沒關系。”

    等伍德走了,唐恩蹲下來,安慰阿爾貝蒂尼:“別擔心,你會沒事的,德米。”

    阿爾貝蒂尼點點頭:“只是趕不上資格賽了。”

    唐恩擺擺手:“不礙事,資格賽而已。你就等著回來直接參加正賽吧!”

    弗萊明在旁邊對剛才抬擔架的兩人說:“把德米扶去醫務室。”

    兩人上前摻扶起阿爾貝蒂尼,慢慢向走出了訓練場。

    弗萊明沒有跟著他們,而是留在了后面。

    “怎么樣,加里?”

    弗萊明搖搖頭:“我不知道,具體傷情要經過詳細檢查之后才能得知。不過根據我的經驗……不太妙。他是在轉身再啟動的時候突然停下來的,我猜是肌肉拉傷。這種傷很麻煩……就算他短時間內恢復了,也不會痊愈,反而會更頻繁的重復拉傷。德米的年齡大了,這方面就更明顯。”

    唐恩緊皺眉頭,咬著嘴唇。

    馬上就是冠軍杯了,作為球隊中少數幾個有著豐富冠軍聯賽經驗,而且還是隊長的球員,阿爾貝蒂尼這個時候受傷,對球隊影響很大……見唐恩不說話了,弗萊明轉身告辭,他還要去忙著給阿爾貝蒂尼做檢查,確定傷情,以及嚴重程度。

    唐恩看著弗萊明的背影,又扭頭看看在場上繼續訓練得球員們,有幾個人明顯心不在焉,估計還在擔心阿爾貝蒂尼的傷。他仰頭看看晴朗的天空,真想罵娘啊。

    怎么零五年他這么倒霉呢,好運氣到頭了?傷病霉運要開始糾纏他的球隊了?

    一支職業球隊最怕的是什么?不是強大的對手,也不是惡劣的環境,甚至都不是黑心裁判,幕后黑手。他們最怕的就是傷病。

    不管多么強大,多么無敵,就算建立起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偉業,這樣一支球隊,都可能在一夜之間被傷病拖垮。

    唐恩已經不愿意在腦海中回想曾經被傷病拖垮的球隊和球員,他覺得就算只是想一下那些前車之鑒,都很不祥。

    看著球員們眼中閃爍不定的光,唐恩穩定心神,從新站在場邊,沒有轉身離開也沒有再東張西望,他和往常一樣,站在場邊督導訓練。

    仿佛幾分鐘之前,這里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

    ※※※一天之后,檢查結果出來了,唐恩第一個拿到了這份結果,甚至早于阿爾貝蒂尼自己——這是英格蘭足球的一項傳統,球員對自己傷情的了解必須要在球隊主教練之后,任何一個越過主教練,直接將傷情告訴球員本人的醫師都會被俱樂部解雇,并且幾乎不會再得到其他俱樂部的任聘。

    阿爾貝蒂尼左大腿肌肉拉傷,預計恢復時間一個月,痊愈時間……不詳。

    “基本上沒有痊愈的可能,他的年齡在那里擺著的。”弗萊明對唐恩說,“一個月之后,他看上去就像沒受傷一樣,但是我們不知道他什么時候就會再次受傷,同一個部位。而且,這并不是第一次受傷,在他的職業生涯中,這個地方屬于舊傷了。老實說,這是治不好的。我們能夠做的只是盡量讓他提前恢復,然后在平時注意保養,每天訓練之后進行半個小時的按摩,這樣可以……”

    唐恩打斷了他的話:“不要提前恢復,保險起見,我可以等。我不希望我們急匆匆的讓他回到球場,然后踢了兩場比賽,就又傷。休息一個月踢兩場比賽,再休息一個月,這樣的阿爾貝蒂尼我們不需要。”

    “那么球隊比賽……”

    “這是我艸心的事情了,加里。你只管讓德米安心養傷,別告訴他具體恢復時間,只是告訴他會盡快好起來。”

    弗萊明沉默了一會兒,然后點點頭。“我明白了。”

    告辭了唐恩,弗萊明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唐恩說的沒錯。他不需要艸心球隊少了阿爾貝蒂尼會怎么怎么樣,他需要艸心的事情同樣很讓他頭疼——如何讓阿爾貝蒂尼安心養傷,如何讓阿爾貝蒂尼的傷情能夠順利恢復。他是森林隊醫療組的組長,這些事情他責無旁貸。

    可他不相信自己能夠瞞住阿爾貝蒂尼,德米可不是剛剛踏入職業足壇的年輕人了。有些事情只靠看就能看明白的。

    但是……他也知道唐恩是好心,所以只能盡力了。

    這邊弗萊明頭疼如何面對阿爾貝蒂尼,那邊唐恩也在頭疼阿爾貝蒂尼的傷病。

    弗萊明剛剛走出辦公室,將門帶上,他就罵了一句臟話出來。

    三十三歲!馬特烏斯能踢到四十歲,齊達內三十四歲退役都算早了……你還不老啊,德米!

    (未完待續)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