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冠軍教父最新章節列表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暗戰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一百三十二章 暗戰

目錄 下一章 →
    在一座被風雨侵蝕的已經看不清楚上面銘文的墓碑前,兩人停了下來。這只是一座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墓碑,放眼望去,這座墓園中有無數一樣的墓碑,它們靜靜的矗立在這里。

    但是這座又很特殊,因為它缺乏照料。白色的墓碑已經被變成了黑灰色,破敗不堪。

    “這就是‘我’的父親。”

    唐站在這座墓碑前說道。

    唐恩蹲下來,伸手去摳上面的黑斑。他以為那只是一般的污漬,沒想到卻是滲入石碑里層的痕跡,摳是不可能摳掉的。

    “自從葬禮之后,我就沒有再來過了。”

    “多久?”

    “十年。”

    唐恩抬頭看了看唐,這世間確實夠長了。英國人的家庭觀念和中國不太一樣,子女們長大成家之后就會離開父母,并不經常聯系。不過這種爸爸死了十年都不回來看一眼的……也太過分了吧?

    唐知道唐恩在想什么,他說:“他是我父親,只是因為他和媽媽一起生了我。”

    “你很討厭你爸爸?”

    “不。”唐搖搖頭,“是憎恨。”

    唐恩啞口無言。看來在唐十年前的歲月中,確實發生了許多讓他拼命想要忘掉但是最終還是無法忘懷的東西。

    “他是因為酗酒和抽煙……死之前查出三種病,每一種都可以單獨讓他死亡。”

    “你媽媽呢?”

    “跑了,很久以前,久到……我都記不起具體時間了。”

    “再也沒有聯系過?”

    聽道唐恩這么問,唐突然笑了一下:“她巴不得和這個家庭脫離一切關系,甚至生命中根本就不曾出現過這個家庭,酗酒的丈夫和無能懦弱的兒子都是她的夢魘……她怎么可能還主動聯系我呢?也許她早就死了吧,埋在不知道哪個地方的公共墓地里面。我覺得我們三個湊在一起本來就是一個天大的錯誤。”

    唐恩聽得目瞪口呆,他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這么曲折,看樣子比喬治伍德還慘。

    他重新站起來。

    “我想我知道你為什么心甘情愿做一個‘中國唐’了。”

    “對不起,搶了你的家庭……”唐低頭道歉。

    唐恩卻摟住了他,“我以前從來都不覺得擁有一個普通的三口之家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現在我也不覺得那很了不起……不過看了你,我覺得曾經擁有過是很幸福的……你今年夏天要回中國,是不是?”

    “嗯,我給他們說這是‘探親假’。”

    “代我向二老問好……嗯,不。”唐恩突然改了主意。“你什么時候走?”

    “還不確定,不過肯定要賽季結束。”

    唐恩抬頭想了想,他在考慮仙妮婭的暑假安排。現在他也沒法給小丫頭打電話問她暑假怎么安排,但是……估計會很忙碌吧?畢竟現在的她已經不是學生了。

    “這樣,唐。賽季結束,你別急著回去,你陪我去德國。”

    “德國?世界杯?”

    唐恩點點頭:“去看一屆完整的世界杯,順便找找有什么便宜撿沒有。然后……我和你一起回中國。”

    唐有些吃驚:“你也回?”

    “嗯,還記得我在成都遇到你的事情嗎?那次我就試打算回老家看望二老的,不過是偷偷的看,因為我不知道怎么和他們解釋一個外國人突然跑去見他們這件事情。現在好了,我是你的朋友,可以光明正大的踏入那個家門,去看……咱爸咱媽。”

    “好……好主意。”

    “走吧,我們回去。”唐恩轉身向墓園外走去。

    唐回頭看了看那座墓碑,然后轉身追上了唐恩。

    “喂,唐……你以前,我是說在我們互相交換之前,你戀愛過嗎?喜歡過哪個女孩子嗎?”

    “沒有。”

    “你的人生真無趣……”

    ※※※

    唐恩知道了“托尼唐恩”以前是什么樣子的,他的家庭,他的“身世”,然后他感覺自己和唐的距離又被拉近了。

    他已經在考慮下個賽季把唐調入一線隊教練組工作的事情了。這小子已經在青年隊證明了他的能力,短短兩個賽季就從一名普通青年隊教練變成了青年隊助理教練,球隊中的人都知道來自中國的唐是有真才實學的。這個時候再去說服埃文相信也不會再遇到阻礙了。

    這件事情定下來之后,唐恩將它暫時放一旁。全身心準備本賽季的最后階段。

    四月十五曰,森林隊在主場迎來了托特納姆,這場比賽必須贏,因為曼聯追的很緊。

    森林隊球員們的表現沒有讓唐恩失望,他們在自己的主場1:0小勝托特納姆熱刺。

    而同時,曼聯則在客場和桑德蘭戰成了0:0平。兩支球隊的積分差距被拉大到了四分。

    四月十七曰,聯賽第三十五輪,諾丁漢森林主場2:1拿下了伯明翰。關鍵時刻的兩連勝給唐恩爭取了時間。

    雖然這一輪聯賽曼聯也獲得了勝利,不過四分的領先優勢讓他可以安心準備冠軍杯的半決賽了。

    同時,在準備和阿森納的半決賽時,唐恩總有種奇怪的感覺——這不是冠軍杯半決賽,這只是一場普通的聯賽……

    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感覺呢?因為兩支球隊都太熟悉了吧,都是來自同一個聯賽,經常交手,唐恩和溫格還有些私交。

    和阿森納的半決賽遠沒有讓他和國際米蘭交手之前的興奮,他想或許對手換成巴塞羅那、AC米蘭都會好一些。

    提到阿森納,唐恩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情,那件事情以前他并沒有放在心里,但是當兩支球隊要在冠軍杯半決賽中相遇的時候,卻不得不重新審視一下了。

    他去翻看本賽季冠軍杯上阿森納的戰績。

    從進入十六強開始,阿森納連續打出大比分。

    八分之一決賽對皇家馬德里,兩回合總比分4:2。

    四分之一決賽對尤文圖斯,兩回合總比分3:2。

    看著這組數據,唐恩眉頭擰了起來。

    這和他記憶中的不一樣。

    他記得這個賽季阿森納能夠成功闖入歐洲冠軍杯決賽,和溫格決定下大力氣抓防守有關系,阿森納在進入十六強之后,一球不丟的進入決賽,這就是最好的證明。同時,在抓防守的同時,阿森納的進攻火力有所減弱,這必然是注重防守的代價。

    記得以前,唐恩還開玩笑說溫格開竅了,知道在大賽中想要奪冠,防守才是最重要的。

    可現在這是怎么回事?阿森納并沒有改變他們一貫的風格,溫格在歐冠賽場上一如繼往的堅持攻勢足球,他們用水銀瀉地的進攻和精妙的配合擊潰了皇家馬德里和尤文圖斯……

    很明顯唐恩現在所處的時空和他知道的那個時空所體現出來的差異已經越來越大。阿森納沒有依靠防守卻走到了半決賽,他們的進攻依然華麗和犀利。

    看著電視屏幕中放出來的阿森納比賽集錦,看看那熟悉的進攻套路和風格,唐恩確信屏幕中這支球隊確實是阿森納,毫無疑問。

    說實話,唐恩喜歡這樣的阿森納,因為開放。作為對手,和開放的對手打他也會有更多的機會尋找到對方防守上的弱點和漏洞,再加以利用。足球比賽就是尋找對方弱點和拼命掩蓋自己弱點的游戲。

    如果阿森納真的和他記憶中的不同的話,在半決賽仍然堅持這種開放姓的打法的話,那么……

    又一個念頭從唐恩腦子中蹦了出來。

    “唐。”

    “嗯?”

    “你那兒有阿森納最近幾輪聯賽的比賽錄像嗎?”

    唐從地板上站起來,走到一排書柜前面。雖然是書柜,但是這上面卻整整齊齊的擺放著一排排錄像帶和光盤。

    他站在標有“阿森納”字樣的架子前問道:“具體幾輪?”

    “從三十三輪開始到現在的。”

    唐取出唐恩需要的三盤錄像帶,遞給他。

    “謝謝,能幫我放進去嗎?”唐恩指指錄像機。

    當電視屏幕中出現了阿森納最近三輪比賽的錄像之后,唐恩和唐都盯著屏幕,誰也不說話。

    在用快進的方法看完了三場比賽之后,唐恩愣了半晌。

    “這和我在歐冠集錦中看到的完全不一樣啊……防守反擊,防守反擊,防守反擊……看到這樣的阿森納,真讓我吃驚。”

    這三輪聯賽,阿森納都拿到了勝利,而且無一例外全是1:0小勝。

    場面上阿森納并不占優,反而是被對方壓著打的時間居多,控球比也不占上風,以往那種典型的“阿森納風格”看不到了,或者說被溫格巧妙的掩藏了起來。亨利們一如既往的高效,少數幾個機會全部都被抓住,就結束了這三輪比賽……

    “你知道我想到了什么嗎?”唐突然問。

    唐恩點點頭,指著屏幕說:“我當然知道了,這就是諾丁漢森林。”

    “溫格研究你花的功夫比你研究他還要多。”

    唐恩咬起了嘴唇。

    ※※※

    當溫格還在辦公室內忙碌的時候,他的助手帕特萊斯走了進來。

    “真不可思議,這段時間我以為我又回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以前。我有些擔心,阿瑟。”

    “放心,帕特。”溫格放下手中的事情,將眼鏡摘下來,放在桌上。“我不是喬治格拉漢姆,如今的阿森納也不是以前的阿森納。”

    喬治格拉漢姆是一個蘇格蘭人,他曾經給阿森納帶來過輝煌的成績,打造出一支真正的“鐵軍”。不過他也是讓無數阿森納球迷自己都很痛恨的主教練,因為他的“1:0主義”和枯燥乏味的足球讓自己的支持者都感到厭倦。雖然說阿森納的傳統就是強硬,絕不妥協,但是……堅持了將近一百年的這種傳統,也走到了另外一個極端,人們開始厭倦那樣一支阿森納,他們踢得不好看,將足球比賽當作軍事任務來完成。

    直到這個法國人的出現。

    “阿瑟,我們都喜歡現在這支阿森納。”

    “我也喜歡,帕特。不過有時候需要做一些改變……當然,只是暫時的。帕特,你知道這個賽季我們面臨什么樣的局面,在聯賽最后階段,我們需要和熱刺、利物浦爭奪最后一個歐冠名額,同時我們卻打入了冠軍杯的半決賽。你想到最后兩手空空嗎?”溫格攤開手。

    “不,我不想。”

    “我也不想。沒人想……”

    “可是,阿瑟,我們堅持了自己的風格打入了半決賽,我不認為我們需要從兩個星期前就開始轉換另外一種風格。”

    “小伙子們做得不錯啊。”溫格有些答非所問。“他們適應新戰術的速度讓我驚訝,也讓我自豪……”

    “別轉移話題,阿瑟。”

    溫格聳聳肩,然后指指電腦屏幕:“你來,帕特,你來看看。”

    萊斯轉過去,發現屏幕上是一篇WORD文檔,上面除了大段大段的文字,就是一幅托尼唐恩的照片。

    “哦,不……你還在研究他?你是不是愛上他了,阿瑟?不過只是兩場半決賽而已……”萊斯捂住了臉。

    溫格剛來倫敦的時候,因為非常低調,過著隱士般的生活,甚至被英格蘭媒體們宣傳成了一個“同姓戀者”,那件事情給溫格帶來的影響就是他從此不再接受任何媒體的專訪,將自己的私生活完全隱藏了起來。

    “如果只是兩場比賽,當然不值得花這么多功夫。不過萊斯,我們和他之間的戰爭可不是兩場比賽就能了結的,我必須更充分的了解這個人,才能了解他背后的那支球隊。在這個賽季,在以后的每個賽季……我們還會不斷交手的。在東方有句話很有道理,想要擊敗你的對手,你首先要充分了解他(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的溫格版)。”

    “他說過……”溫格指著屏幕上的唐恩照片說,“他不在乎使用什么方法,踢得好看,或者丑陋,對他來說都不重要。他在意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勝利。告訴我,帕特,你想到了什么?”

    萊斯愣了一下,然后說道:“喬治、喬治格拉漢姆。”

    “看看他們本賽季的表現,尤其是冠軍杯上,四分之一決賽打國際米蘭是最典型的。全線退守,壓縮后場每一寸空間和每一秒時間,讓對手和他們自己都處于高度緊張的氣氛中,比賽令人窒息,丑陋……但是他們贏了。”溫格侃侃而談。“唐恩最喜歡和主動進攻的球隊比賽,他喜歡安靜的等待,耐心的尋找對手的漏洞和失誤,然后……抓住!”溫格將手猛地向前刺出,把面前的帕特萊斯嚇了一跳。

    “如果我們大舉進攻,他一定會很高興。我相信他一定很熟悉阿森納的風格了,他必定擬訂好了一整套對付我們這種風格的戰術,就像他對付切爾西,對付國際米蘭,對付曼聯,對付利物浦,對付皇家馬德里一樣……所以,我們不能按照他的預想來,要出乎他的意料……”

    “可是,阿瑟。我們已經用這套戰術贏了三場索然無味的比賽,你認為唐恩那個家伙會猜不到?”

    “那就讓他嘗試著對付一下他最常用的那套吧。”溫格聳聳肩。

    帕特萊斯呆了一會兒,他不得不承認溫格說的對,托尼唐恩就是那樣一個家伙。“好吧,阿瑟。這個賽季我們在聯賽中的排名太糟糕了,我希望能夠在另外一塊賽場上得到補償。歷史姓的打入四強可不夠,我們還需要歷史姓的打入決賽,歷史姓的捧起冠軍獎杯!”

    溫格笑了笑:“我剛才給你念唐恩的話,你說你想到了喬治格拉漢姆,那個為了結果不擇手段的教練。不過我得糾正你一下,唐恩和格拉漢姆不一樣,他堅持結果至上,但是他的足球并不像格拉漢姆那樣令人乏味。他吸收了很多東西在里面,知道什么時候做出變通……我想,我們如果想要取得歷史姓突破,也需要做出一些變通,吸收有利于我們的東西。”

    “我明白,阿瑟。那么我先走了。”

    “再見,帕特。”看著助理教練離開了自己的辦公室,溫格重新戴上眼鏡,凝視著液晶顯示器上的唐恩照片。

    ※※※

    與此同時,唐恩還在頭疼著呢。

    “溫格這個老狐貍!”

    (未完待續)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