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冠軍教父最新章節列表 > 第八十四章 風暴前夕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八十四章 風暴前夕

目錄 下一章 →
    “歡迎回到老特拉福德球場,觀看雙方的下半場比賽。這是07-08賽季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的最后一輪比賽,冠軍將在這塊球場上產生。目前看來,主隊曼聯占據了優勢,他們領先諾丁漢森林兩個球,上半場托尼.唐恩的球隊基本上沒有獲得什么像樣的機會。只要曼聯正常發揮,這兩個球的領先優勢將不可動搖……”

    從下半場比賽開始之后的情況來看,曼聯倒也算得上“正常發揮”了。他們延續了上半場的表現,繼續用全攻對森林隊的門前持續施壓。

    諾丁漢森林一開始倒是想反擊的,他們打算按照唐恩在中場休息時候所說的那樣,用進攻來壓制對方的進攻,把主動權重新掌握在自己手里。

    結果,曼聯有兩次進攻差點再度破門,森林隊馬上就又痿了。因為兩個丟球的壓力放在頭頂,森林隊總會擔心比分差距會被進一步拉開。兩球差距還有得拼,三球、四球呢?那可就真會喪失斗志了。

    他們是這么想的,其實也不算錯。可是他們沒有想到,因為害怕再丟球而畏首畏尾不敢向前,和喪失斗志也沒什么區別了。

    當唐恩看到他的球員又像上半場那樣被迫回收半場固守的時候,從座位上猛地站了起來,把旁邊的克里斯拉克都嚇了一跳。

    “這群混蛋!”克里斯拉克聽到唐恩站起來的時候還狠狠的罵了一句。

    每個教練席前面都有一塊用白線畫出來的方形區域,這就是主教練指揮比賽的指揮區,每個主教練都不能踏出這片區域行動,否則就會受到裁判的警告,屢教不改者可能會被直接請上看臺。

    唐恩此時就腳踩在白線上,看著場內。正好下半場雙方易邊再戰之后,森林隊的半場就在他的教練席前方,他可以很方便的用大吼來指揮比賽。

    加雷斯.貝爾再次拿球,他把球傳給了里貝里。里貝里想要向前帶卻被對方干擾著出了邊線。而且讓唐恩惱火的時,這球還并不是碰到曼聯球員身體出的界,而是他自己帶出去的……唐恩皺著眉頭,還沒有發火。他打算繼續觀察一下。

    ※※※羅納爾多接到隊友擲出來的界外球,和斯科爾斯做了一次撞墻配合,然后帶球向前闖。貝爾想要攔他,卻被他用令人眼花繚亂的腳下技術晃開了位置,羅納爾多再次殺入禁區。這次喬治.伍德毫不客氣的上來將羅納爾多的球鏟掉,還順便撞翻了羅納爾多。

    看臺上再次響起了漫天噓聲,指責喬治.伍德這次放手是一次“粗野的犯規”。

    主裁判這次倒是沒有滿足這群人的愿望再吹一個點球,他只是示意是一個角球。

    主裁判和邊裁都明察秋毫,這次雖然看起來兇狠,實際上喬治只是鏟中了球,然后沖勢收不住,撞上了同樣剎不住的羅納爾多——或者說,就壓根沒想剎車的羅納爾多。

    雖然只被判了一個角球,唐恩卻很不滿。因為曼聯隊的這次進攻暴露了森林隊的后防線上的問題,曼聯再這么攻下去,就算是銅墻鐵壁都可能崩塌。

    角球開出,維迪奇頭球搶到了點,但是在佩佩的干擾下,頂飛了。

    趁著范德薩低頭擺球的時候,唐恩在場下開火了。

    他將系在領口的領帶扯開,然后深吸一口氣,沖著場內大吼:“加雷斯.貝爾!你如果不在狀態我現在就可以把你換下來!”

    恰好,由于森林隊在準備開球門球,老特拉福德球場稍微安靜了一點,唐恩的吼聲被球場上的球員們準確無誤的聽到。包括貝爾在內的,所有森林隊的球員都扭頭看著在場邊揮舞著手臂咆哮的唐恩。

    “這么快就忘了我中場休息說的話了?你們縮在后場做烏龜嗎!你們不想要冠軍了是不是?你們想來個有缺憾的賽季?都他媽給我壓上去!我不管你們用什么辦法,總之我不想再看到我們被人家壓在門前打!你們不嫌丟人嗎!?”

    唐恩捶胸頓足,就差沖上場去挨個揪著那些球員的衣領使勁搖晃了。一邊搖晃,還一邊張著血盆大嘴在他們耳邊咆哮,把臟話和吐沫星子一并噴到對方耳朵里去。

    “兩個邊路給我想辦法向前插,別老縮在后面!喬治!在中場再狠一點,給我硬起來,別讓曼聯這么輕易的控制中場,你的任務是什么?中場是誰的地盤?!你在干什么?你是喬治.伍德!不是***軟蛋.伍德!你給我硬起來,硬起來!你是腰!男人腰最重要!”

    一頓怒吼加亂罵,唐恩在場邊瘋狂的揮舞手臂,催促球員們向前向前,不要管曼聯嚇人的攻勢。因為如果你總是害怕這種攻勢會進球,那么一輩子都只能縮在后面出不去了,直到比賽結束。曼聯倒是很樂意看到這場場面,反正他們兩球領先。但是諾丁漢森林不能接受,必須想辦法改變這種情況,而且必須要冒險。不能總是擔心丟球而不敢行動。期望不付出任何代價就能收獲自己想要的結果是不可能的。

    ※※※唐恩在場邊的怒罵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的“光輝形象”通過電視直播瞬間傳遍了全英格蘭乃至全球。

    弗格森都被唐恩在場邊突然發飆的舉動吸引了目光,他側頭看去,唐恩還在不依不饒的咆哮著。看樣子是真的被逼急了。

    如果他因此失去了冷靜,那么反倒是曼聯的機會了,到時候曼聯抓住森林隊壓上的空當再入一球,比賽就可以徹底宣布結束了。到時候不管唐恩再怎么暴跳如雷,恐怕也沒有辦法了。

    ※※※托尼.唐恩的大號吹風還是有點作用的。諾丁漢森林重新發動攻勢,不再懼怕曼聯的全攻,也似乎把害怕再丟球的念頭拋開了。

    反攻當然要從中場開始,喬治.伍德從斯科爾斯腳下斷球。卡里克想上來反斷,卻撞上了鐵板一塊。喬治.伍德把他倚在身后,就是不讓他碰到球,然后把足球傳給了范德法特。

    范德法特帶球的時候,奧謝想上來逼搶。曼聯隊的想法很簡單,就是不讓森林隊輕易通過中場,如果森林隊被迫只能用長傳球來組織進攻,曼聯的防守壓力就輕了很多。

    范德法特不愿意在這里和奧謝糾纏,他轉身把球傳給了貝克漢姆。貝克漢姆拿球之后直接起腳斜長傳,把足球傳到了球場左邊的里貝里腳下。

    這時候,不管是范德法特還是喬治.伍德,或者是拉菲尼亞、加雷斯.貝爾都非常堅決的前插進入曼聯半場。

    和之前那個畏首畏尾,生怕繼續丟球的諾丁漢森林簡直判若兩隊。

    一下子面臨多個攻擊點,曼聯突然不知道應該怎么應對了。諾丁漢森林被他們壓了大半場比賽,以至于他們都忘記了諾丁漢森林原來有多兇悍。

    里貝里在邊路帶球突然內切,在曼聯后衛逼上來的之后把球傳給了早就跟進的范德法特。

    范尼斯特魯伊和阿爾沙文這個時候就在埋伏在對方禁區里面,準備接應范德法特的直塞球了。

    不過范德法特選擇了自己遠射,他晃開空當突然起腳遠射,足球貼著草皮飛向曼聯球門,本.福斯特奮力撲去,并沒有碰到足球。可惜足球也沒有滾在球門范圍內,擦著門柱滾出了底線。

    這次進攻讓曼聯球迷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所幸諾丁漢森林并沒有進球,這也讓他們還有機會把森林隊重新壓回去——他們如果真是這么想的話,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曼聯進攻,再次在中場就被斷下。森林隊的中場突然一下子強硬了許多,讓曼聯有些手足無措。

    其實以前并非森林隊不強硬,而是被曼聯壓的退到了禁區前,就算斷下球來,也沒有辦法直接把球送出去,面對的是曼聯一浪接一浪的攻勢。

    現在不一樣了,森林隊的中場在中圈附近就展開了兇狠的搶劫。別小看這個把逼搶范圍推進二十米的做法,這么一個小變動,頓時就讓森林隊的處境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斷球的地方更接近曼聯的三十米區域,進攻的成功率也隨之提高,曼聯馬上就能感受到這個變化雖帶給他們的壓力了……范德法特來了一腳遠射之后,里貝里也跟著來了一腳遠射,這次打在了門框范圍之內,而且造成了角球。

    唐恩看著球隊的進攻有了起色,他沒有安心的轉身回教練席坐著去。而是繼續在場邊手舞足蹈的督戰。這段時間其實才是最關鍵的,森林隊是趁著一股氣攻上來的,如果曼聯守住了,慢慢扳回場面上的劣勢,到時候隨著時間的推移,所剩無幾,兩個球的差距就會變成橫在諾丁漢森林隊面前的一道天塹,托尼.唐恩就算是想要逆天恐怕都只能寄希望于上帝附體了。

    所以這個關頭,無論如何,必須取得進球。他才不管場上那些球員怎么干,是假摔騙點球也好,還是光明正大的進球都無所謂,他只要結果——進球!

    他就像瘋了一樣在場邊怒吼:“進球!我需要進球!!”完全不顧自己的身份,他甚至比看臺上的那些最忠實的諾丁漢森林球迷還要急躁。

    領帶早就被他摔到了地上,襯衣領口敞開著,胸口的汗水在下午的陽光照耀下發出略微有些刺眼的白光,頭上頂著被他撓的亂糟糟的黑發。再配上他那極其夸張的肢體語言。這哪像是一個主教練?說是輸紅了眼急切渴望翻盤的賭徒差不多……※※※羅納爾多試圖靠自己的個人力量帶球為曼聯重新拿到控球權,他舉手要球。當哈格里夫斯真的把球傳給他時,他的身前的球卻被喬治.伍德從后方繞上來斷掉了。他沒想到喬治.伍德如此快!

    這一手繞前防守,伍德用的越發純屬了。其實也沒什么秘訣,就是靠他強到變態的身體素質,把這一招的特點發揮到了極限——快!

    斷下羅納爾多的球,伍德沒有急著傳球,雖說范德法特是球隊現在的進攻策劃者,但是他也有義務為范德法特分擔工作。

    他決定自己來。

    羅納爾多在背后不斷搔擾,企圖反搶。作為一名防守球員,伍德的護球水平那是世界一流的,羅納爾多想要不犯規的從背后斷球,基本沒戲,尤其是在伍德一心護球的情況下。

    伍德把球護住之后略微觀察了一下情況,突然加速帶球前沖。

    他的帶球十分突然,看準曼聯兩名球員沒有協調好的空隙鉆了過去,直到距離球門二十八米的地方才被奧謝用一次犯規阻止了。喬治.伍德為森林隊贏得了一次任意球的機會。

    加雷斯.貝爾想上去罰。因為大多數情況下他是球隊的頭號任意球罰球手。況且……貝爾看了眼四周紅色的看臺,這是老特拉福德,大衛心中會怎么面對這個對手呢?最起碼這場比賽進行到現在,貝克漢姆都很沉默,臉上的笑容幾乎沒有。

    他覺得這種尷尬的事情,還是不要麻煩貝克漢姆好了。

    他從遞上撿起足球,走向奧謝犯規的地點,剛要放下球,一只手卻按在了球上。

    “我來。”貝克漢姆微笑著對有些驚訝的貝爾說。“我知道你是第一人選,不過……今天我想,前場任意球都給我罰,可以嗎?”

    他說的如此誠懇,一點架子都沒有擺。貝爾可以拒絕嗎?

    他把足球遞給貝克漢姆,退來開去。

    在上面看到這一幕的電視解說員興奮起來:“這真是叫人激動的一幕!我們等了大半場,終于等到了諾丁漢森林的第一個前場任意球。看起來要主罰這個球的人是……大衛.貝克漢姆!”

    老特拉福德的看臺上第一次分裂成兩派,一派人瘋狂的攻擊著這個猶大,另外一派人則在猶豫是應該沉默還是為重回老特拉福德的貝克漢姆鼓掌。

    “我沒安排他去主罰。”唐恩終于擺脫了他的癲狂形態,他對身邊的人解釋道。

    弗格森坐在椅子上,臉色嚴峻的看著場上的那個人,他曾經是自己的得意弟子。

    貝克漢姆擺好足球,曼聯的人墻也排好了,不敢有任何松懈,五個人橫在他面前,準備接招。

    裁判鳴哨,沒有多余的動作,貝克漢姆助跑之后起腳射門!

    足球打在了人墻上,球場看臺上歡呼和嘆息聲同時響起。

    主裁判的哨音也跟著響起。

    “人墻提前移動,任意球重罰!”

    貝克漢姆再次擺好足球,助跑起腳射門。

    這一次足球倒是繞過了人墻,可是在飛過人墻的時候被跳起來的羅納爾多用頭蹭了一下,足球最終高出了球門,并沒有如愿飛入本.福斯特把守的大門。

    這次,看臺上的噓聲大了一些。大概在為貝克漢姆連續兩角球罰飛而幸災樂禍吧。

    “看起來,面對自己老東家的球門,大衛有些放不開。”

    范尼斯特魯伊跑上來,手按在貝克漢姆的頭上:“大衛,沒事吧?”

    “我有什么事?”貝克漢姆反問。

    “那你剛才這兩腳……”

    貝克漢姆笑了:“誰能保證自己每次罰任意球都能進門?”

    范尼斯特魯伊覺得貝克漢姆說的很對,事實確實如此。“呃……我還以為面對……曼聯,你有些……”他沒好繼續往下說。

    “這感覺確實很奇妙……”貝克漢姆卻接過了他的話頭,“我在皇馬踢球的時候,還沒有機會和曼聯比賽,沒想到轉會到了這里,曼聯、皇馬都碰上了。你擔心我放不開,影響狀態?”

    范尼斯特魯伊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但是他默認了。

    “我愛曼聯,非常愛,或許我說出來有人會不相信。但是我真的愛曼聯,是曼聯培養了我,讓我成為一名球星。”貝克漢姆認真地說道,“但是這些和今天這場比賽沒關系。下次還有任意球機會的話,我想……我會盡量把握住的。”

    他拍拍好友范尼斯特魯伊的頭,轉身跑了回去。

    范尼斯特魯伊看著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未完待續)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