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楚少的暖婚舊妻最新章節列表 > 第826章:開價吧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826章:開價吧

目錄 下一章 →
    別人不清楚,但是對于夏香林的**,司徒柔是了解的。

    那么辛苦走到這一步,夏香林是不可能放棄的,司徒柔很了解這一點,所以她會讓她的計劃,在進行的。

    猶豫了很久,最終夏香林無比堅定的說著,“是,你說的很對,我那么辛苦才走到這一步,我不可能放棄我從曾經的一切,無論如何,我都會努力的,我不后悔我所有的決定,我生了夏如沐,給了她一條生命已經很好了,難道我還要愧疚一輩子嗎?我夏香林要的沒人可以阻止的。”

    “媽,你要明白留著夏如沐在你身邊,永遠都是一個禍害,不管你承不承認,夏如沐已經影響你周圍的所有人,你看看爸,不參與這些事情,楚亦楓聽她的,瑾也是一樣偏袒她的,我聽說瑾的女人,也是她救的,有夏如沐在,我覺得你會一無所有的。”司徒柔冰冷到了極點。

    “是呀,有夏如沐在,我的確會失去一切的,這不是我所求的,可有些時候又沒有辦法。”夏香林痛苦了。

    “媽,除掉夏如沐和蘇依欣吧。”司徒柔猶豫了很久,一字一句的說出口。

    夏香林看著司徒柔,突然就這樣笑起來了,“我就說,你怎么可能給我出主意呢?原來你是在這里等著我呀?你想我幫你除掉蘇依欣?”

    “媽,你不是幫我,你是幫你自己。”司徒柔說的直接。

    “呵,你以為你可以騙過我?”夏香林就這樣笑起來了。

    司徒柔就這樣坐在夏香林的身邊,淡淡一笑,“我從不認為,我除掉蘇依欣瑾就會多看我一眼,我追求他的這一條路,太辛苦了,但是我不會放棄的,我只會更加努力,所以有無蘇依欣對于我來講,都是一樣,但是對于你來講,可就不一樣了。”

    “呵,哪里不一樣了?不過就是女人罷了,無所謂。”夏香林無所謂的說著。

    “一個可以影響瑾一輩子的女人,你確定要他那么快樂嗎?我說的直接一點吧,如果她在,瑾永遠都不會聽你的,只有你選擇的女人,才會站在你這邊。”司徒柔一字一句的說著。

    夏香林是明白這個道理的,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一步,根本就沒有辦法。

    不管是為了她自己,還是為了司徒柔,這件事情必須這樣做。

    見夏香林不說話,司徒柔很認真的說著,“媽,我既然跟你統一戰線,我已經沒有退路了,說實話,不管是夏如沐還是蘇依欣,她們的存在對于我來講,都是一種壓抑,我不可能讓他們一直都生活在我的身邊,我太疼了,我會受不起的。”

    “好,既然我們決定的事情,那就不要改變,我就不信所有的一切,都會是他們贏的,不管是蘇依欣還是夏如沐,都該死。”這一刻的夏香林已經沒有辦法想那么多了,唯有這樣做了。

    司徒柔嘴角上揚,握緊了拳頭,他們的確是該死的。

    一場陰謀就此展開了。

    畢竟夏如沐有楚亦楓護著,想要見面都是挺困難的,可是蘇依欣就容易多了。

    司徒柔約著雖然來到家里,看著她約束的模樣,笑起來了,“你別多心,我就是約你過來喝點東西,在這里就跟自己家一樣。”

    “不好意思,我有點緊張。”蘇依欣說著。

    “為何要那么緊張呀?”司徒柔笑著問道。

    蘇依欣握緊拳頭,并未說話。

    “你也知道你配不上瑾對嗎?”司徒柔就這樣開門見山了。

    蘇依欣一愣,張張嘴半天沒有說話。

    “怎么?我難道說的不對嗎?本來你就是配不上瑾的,就年輕?”司徒柔諷刺到了極點。

    這一刻蘇依欣知道,來者不善的。

    “司徒小姐,我不清楚你為何會約我,我也不知道你怎么會突然跟我說這一番話?我和瑾的事情,我們心里有數,不用你可以提醒。”蘇依欣黑著臉頰,有點不是很自在了。

    “我才說了兩句,你心里就不舒服了,未來要怎么面對呢?”司徒柔依然直接說著。

    “司徒小姐我跟你的想法是不一樣的,我始終覺得我和瑾的事情,我們可以面對的很好,不需要你們的參與,倘若真的覺得我配不上,你讓瑾親自過來跟我說,我自然會給他一個答復的,我覺得婚姻只要兩個人有愛,彼此包容,會過的很好的。”蘇依欣很是堅定的說著。

    聽到這里司徒柔就笑起來,搖搖頭了,“果然是單純的孩子,將所有的事情都考慮的那么簡單,你覺得真的如此嗎?”司徒柔突然收起笑容,冷冷的問道。

    被司徒柔這樣看著,蘇依欣都有些緊張了,張張嘴最終還是沉默了。

    “蘇依欣你應該好好去了解一下,司徒家的整個背影,你覺得兩個人有愛就可以結婚嗎?結婚是兩個家庭的事,我從不認為一個人就可以搞定,我告訴你,倘若你這樣繼續下去,會讓你整個家,受到牽連的,你確定那是你可以承受的嗎?”司徒柔冰冷的話語襲來。

    “司徒小姐你到底要說什么?還有今天這一番話,是誰讓你說的?”蘇依欣握緊拳頭直接問道。

    “瑾呀。”司徒柔直接回答。

    蘇依欣聽到這話,就笑起來了。

    “你笑什么?你覺得我騙你的?”司徒柔問道。

    “不是覺得,你就是騙我的,我和瑾說過,不管怎么樣都要坦誠相待,更要親自跟我說,沒有必要通過別人的嘴傳達,不是他親口說的我不信,所以絕對不是瑾讓你過來找我的。”蘇依欣這一點還是很自信的。

    司徒柔瞇著眼睛,黑了臉,“誰找你的不重要,重點是我說的就是事實,你配不上瑾,更不配進入司徒家,開個價吧?”

    “這個狗血的劇情終究還是發生在我身上了,那我想問問,司徒小姐覺得我值多少錢?”蘇依欣笑著問道。

    司徒柔笑起來了,只要愿意談錢,那就好辦多了。

    “蘇小姐,年輕就是資本,資本就是錢,你自己開個價?”司徒柔拿出支票說著。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