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荒原閑農最新章節列表 > 第237章 有轉機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237章 有轉機

目錄 下一章 →
    蒼靜望著蒼海問道:“二哥,我求你個事情”。

    蒼海聽了不解的望了一下小面瓜林志景,然后目光落到自家的堂妹身上:“什么事情,哥只要能辦到的一定幫忙”。

    “小事情,我是想志景住在你這里,你家里還不是空出一個窯么,讓志景住上兩天好不好?啦怕他住別的地方有點不習慣”蒼靜說完雙手合什對著蒼海做了一個乞求的架式,并且擺出了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看丫頭的模樣,蒼海便知道自家的小堂妹真的挺喜歡眼前的小面瓜的,要不然也不會這么替他著想。

    還沒有等蒼海說話呢,小面瓜林志景伸手拉了一下蒼靜的衣服:“靜靜,沒有事的,我就按著阿姨說的,住在村里挖的客窯好了。不用麻煩蒼海哥”。

    林志景說的客窯就是村里新挖的那幾口窯,準備給過來寫生的學生住的,還有以后時不時的也能接待一下各家過來的親戚什么的,條件算不上多好,但是比各家現的住的未經檢修過的老窯都要好上一些。

    第一是新,第二里窯里面設施也要完備一些。

    蒼靜伸手把林志景的手拍開:“那是新窯,窯里的濕氣說不定還沒有散光呢,不行這對生體不好,你不能住在那里,還是住在二哥家的老窯,再說了二哥家的老窯現在又沒有人住!”

    蒼靜一發話,小面瓜林志景立刻不再言語了,可能是因為蒼靜的語氣不好,所以林志景的臉上還有點兒訕訕的表情,可能是覺得丟了面兒。

    “嗐!我說是什么事情呢,原來是這個事情啊,沒事,等會兒我去把窯收拾一下你先住窯里吧,估計就算是村里的客窯挖好了一些管道什么的還沒有接通呢,還是住在我家的老窯里好一些”蒼海說道。

    “那你以為什么事情?”蒼海問道。

    現在蒼靜的心情明顯好了不少,林志景這一來,小丫頭立刻就像是活過來一樣,立刻又恢復到了蒼海記憶中的樣子,小辣椒的模樣了。

    “還還以為你讓我向大伯去說合呢!我可沒有勸大伯的本事”蒼海說道。

    蒼靜聽了說道:“我爸見了他沒有搭理他,不過也沒有直接攆他走人,算是很能刻制的了”。

    蒼海一聽明白了,看樣子大伯蒼世貴那邊也算是松軟了一些,不過這的確是大伯的家事,蒼海這個做侄子的,還是遠房侄子的真插不上手,也不想插手。

    要不怎么說可憐天下父母心呢,蒼世貴就是在不樂意,他也想看到自家的閨女開心,更何況林志景目前表現的也不錯,不光是追到這幾表達了自己的誠意,又走了那么長的路也都堅持下來了,這讓蒼世貴覺得這小伙子雖然有些娘,但是還是可以挽救一下的。

    “那行了,我去給你收拾屋子去”蒼海說著轉身向著自己的房子走了過去。

    蒼靜一看立刻跟上了蒼海準備去搭把手,師薇這邊看了也抬腳準備跟上。

    蒼海轉頭沖著師薇說道:“我去拿鋪蓋什么的,你去幫著收拾一下屋子吧”。

    師薇說道:“還是我去拿鋪蓋,你收拾屋子,鋪蓋擺的地方你還要找,我去了直接拿就行了”。

    蒼海一聽也是個這個道理,于是調轉了方向往自己的家老窯走。

    “你這人是不是有點傻,二哥都說去整理窯給你住了,你還傻站著做什么,等著留你過大年啊!過來幫忙,杵的像個電線桿子似的,腦子呢,長個腦袋就是為了顯你頭大?知道不知道,我都要被你氣死了……”蒼靜沖著林志景碎碎念的說道。

    聽到蒼海這么說,小面瓜林志景立刻拖著行機箱跟了上來。

    看到林立景跟上來了,蒼靜這邊又剜了他一眼,然后并肩和蒼海一起走。

    見師薇的身影消失在了窯門口,蒼靜壓低了聲音沖著蒼海問道:“我說二哥,你跟師薇真的沒有什么?”

    蒼海好奇的頓了一下腳步:“你這小腦瓜子里都在想什么呢,我們怎么就有什么了,別忘了你現在自己還一屁股屎呢,居然還有心思操這份心!”

    “不對,二哥,我覺得吧你和師薇醫生兩人之間的默契比我爸我媽這樣的老夫妻還強一些呢”蒼靜說道。

    蒼海回首像小時候一樣叩起了指節敲了一下她的腦殼:“別亂說好不好,我二嫂現在有人選了,別給我亂點鴛鴦譜,先管好你和身后的小面瓜……哦,對不起,是林立景的事情吧”。

    “不用對不起,他原本就是面瓜性子,有的時候都能把我氣的發瘋,很多事情我再三讓他改,每一次聽的好像是挺認真的,但是當你的話像是春風灌驢耳朵——這耳朵進那耳朵出……”蒼靜惱火的說道。

    蒼海推開了老窯的門:“我說小靜,怎么這么些年沒見,你怎么又添了嘴碎的毛病,從剛才一開始就吧吧吧的說個沒完,能不能安靜一會,說的我有腦仁子疼”。

    “我不是剛見到你嘛,跟你親近一點還不好?”

    “嘚!你知不知道你這話假的太多了,你還是饒了我吧!”說到了這里,蒼海海轉頭沖著林志景說道:“我說你小子怎么受的了?”

    林立景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道:“一開始也不適應,不過習慣就好了”。

    蒼海瞅著小面瓜的模樣,直接無語了,沖他豎了一個大拇指抬腳進了屋里。這下蒼海是明白了,這小面瓜就好這一口,如果換了江南水鄉的溫柔女子這小面瓜說不準還不喜歡了呢。在蒼海看來小面瓜天生就似乎有點兒受虐的傾像,沒人管著混身不舒服。

    窯里也沒有什么好收拾的,前面有人住過加上師薇時不時的也過來打掃一下,所以窯里可以說是非常干凈。

    隨意拍了兩下,蒼海也找不到可干的活兒,只得沖著小面瓜說道:“林志景,你行李可以放在這邊,衣柜里面只要是空著的你都可以用,只是別忘了,免得離開的時候著急找不到”。

    蒼海頓了一下又道:“等會兒,我去給你拎一壺開水過來,衛生間就在旁邊,出門左手這邊是男的,里面有可以洗澡的沐浴”。

    “謝謝蒼海哥”林志景把肩上的雙肩包摘了下來,放到門口一個布藝的小沙發上,開始打量起了窯里的布置。

    “怎么樣,還滿意么?”蒼海隨口問道。

    林志景立刻說道:“滿意,滿意,比我原來想的好多了”。

    林志景去年來的時候是住在鎮上,雖然蒼靜家的房子在鎮上不算太好,不過也屬于什么都有的,只是衛生間用起來不太習慣,家里的裝修也沒有沿海很多的農村講究,讓他略有些不習慣。

    跟著大家來到村里的時候,林志景心中其實已經有了吃苦的打算,抱著和一家人擠一個窯,甚至是睡一張炕的心思來的,誰知道到了蒼海這里一看,這條件比沿海的三星級商務酒店都不差什么,自然是滿意了。

    這時師薇推開了門走了進來,懷里抱著一個毛毯,現在天氣并不冷,但是窯里的溫度低,晚上不蓋上薄毛毯一般人還真有點吃不消。

    “謝謝師醫生”林志景這下子又開竅了,伸手接過了師薇抱著的薄毯子,放到了床上。

    師薇說道:“我怕你一下子住窯不習慣覺得涼,還給你準備了鋪的東西,在下面,老粗布的厚床單”。

    林志景聽了翻了一下便把最下面的粗布床單給拿了出來,接下來麻利的展開了床單把它甩在了床上,看床上的床單還有點兒不平整,這小子又爬上了床開始整理起來。

    蒼海看了看林志景的模樣,再看了看抱著胳膊倚著桌子和師薇小聲嘀咕的堂妹,頓時覺得自己一點都不用替堂妹擔心,只要是結了婚小面瓜這小子一準被堂妹吃的死死的,這貨就是一標準備妻管嚴啊。

    “行了,師薇咱們出去吧,今天林志景拖著兩條腿跑了十好幾里多地呢,認人家聊上一會,咱們就別充電燈泡了”蒼海說道。

    師薇聽了沖著蒼靜和林志景說道:“那我們出去了?”

    “謝謝二哥,謝謝師醫生!”

    “別送到門口了,客氣個什么勁!”

    蒼海見兩人要送出門立刻擺手說子一句,蒼靜也就是擺個樣子,聽到蒼海這一說立刻停住了腳,蒼靜一停下來,小面瓜哪里還會往前走。

    蒼海和師薇剛出了窯帶上了窯門,便聽到窯里傳來了蒼靜的聲音。

    “記住了,明天早點起來,我爸雖然沒有趕你走,但是你也要知道你現在正處于考查期,村里準備收麥子了,你勤快一點去地里幫著干活,別怕苦……”。

    師薇聽了捂著嘴直樂,走了差不多十來米,小聲沖著蒼海說道:“沒有想到你這個堂妹還駁夫有術啊,你看把林立景訓的,跟老鼠見了貓似的要多聽話有多聽話,不帶有一句反駁的”。

    “怎么著羨慕啊?不過你羨慕也是白羨慕,像是小面瓜這樣的男人不好找”蒼海笑著打趣師薇說道。

    “這樣的男生我可不喜歡,不是我的菜”師薇笑著說道。

    “你羨慕也羨慕不來,算了回屋去吧,早點睡,明天早上真的還有一大票的活要干呢”蒼海說道。

    “行,那你早點休息,也跟著大家忙活了一天了”師薇沖著蒼海滑動了幾下手指,到了葡萄架下面拿上了自己的耳機還有茶壺什么的回自己屋去了。

    蒼海回到了屋里,發現濛濛這個小丫頭正和鐵頭、虎頭湊在***動畫片呢。

    “濛濛,洗澡睡覺啰!”

    “哥哥,讓我再看一集好不好?”濛濛一聽睡覺了,立刻百般不樂意,扭頭沖著蒼海豎起了一根小小的手指,扮著可憐相說道。

    “行了,都換這么久了,小心傷到眼睛,到時候戴一副眼鏡那可就麻煩了”蒼海不為所動。

    雖然放縱小妹,但是蒼海對于玩游戲看動畫這類的活動還是有立一些規矩的,規定了每天只能幾個小時,就是怕傷了她的眼睛。寧愿丫頭在外面和鐵頭、滑頭瘋玩,也不愿意見她對著屏幕一動不動好幾個小時。

    “關了,明天再看”蒼海板著臉說道。

    隨著蒼海一聲令下,鐵頭立刻麻利的關了IPAD,濛濛則是撅著個小嘴,抱著滑頭滑下了沙發,先把滑頭放到了窩里,然后氣鼓鼓的向著臥室走了過去。

    刷牙洗臉之后,上了床,濛濛就把不開心的事情給忘了,開始拽著蒼海的胳膊,躺在自己的小毯子下面開始和蒼海講話。

    蒼海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小丫頭聊了兩句,漸漸的小丫頭眼皮子便開始打架了,沒用十分鐘小丫頭便睡著了。

    睡著了的小丫頭也不老實,很快蹬掉了小毯子,身體橫在了床上把一對小腳丫子蹺到了蒼海的肚皮了。

    蒼海也習慣了,輕輕的把小丫頭的腳從自己的肚皮上摘了下來,用自己的毯子裹住了丫頭的小腳。

    只是沒一會兒,小丫頭的兩只小腳丫子似乎又像是裝導航似的,再一次擱到了蒼海的肚皮上了。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