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荒原閑農最新章節列表 > 第430章 目的!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430章 目的!

目錄 下一章 →
    早上四點多鐘,蒼海便睜開了眼睛,沒有辦法,因為真是太冷了,就算是有防寒的睡袋,蒼海還是覺得睜開眼的時候,自家的腳凍的有點不像是自己的了。

    輕手輕腳的坐了起來,從睡袋中出來,穿好好衣服,剛穿好了衣服,蒼海便聽到外面有人講話,豎著耳朵聽了一下發現是文一道的聲音。

    走出了帳篷的時候,蒼海這才發現除了自己之外,其他所有人都在外面坐著呢,一群人圍著碳火堆,雙手捧著杯子,一邊喝著東西一邊小聲的聊著天。

    文一道看到蒼海起來了,笑著說道:“你還真抗凍,我們剛才還說如果你還不起來的話,等我們喝完了熱可可就去把你從睡袋里揪出來趕路!”

    “你什么時候醒的?”蒼海揉了一下眼睛,坐到了火堆的旁邊,一個研究生給蒼海空出了一個位置。范小霞給蒼海遞過來一杯熱可可。

    蒼海把熱可可捧在手上,喝了一口,頓時覺得一股暖意隨著自己的喉嚨浸入到了胃里,一下子讓自己的身體覺得暖洋洋的。

    “我們都醒了快一個小時了”文一道說完看了一下表,又補充了一句:“四十五分鐘”。

    蒼海望著尚青云老兩口子:“怎么樣,撐的住么?”

    尚青云笑了笑:“沒事,比這里還堅苦的地方我都去過了”。

    范小霞這邊望著自家的老伴道:“有是什么歲數,現在你什么歲數?蒼海等今晚的時候安排一個人半夜起來換碳吧,要不然帳篷里的溫度太低了,睡眠不好影響工作”。

    “行!您看著安排好了”蒼海說道。

    文一道張口問道:“今天早上吃什么?”

    蒼海回道:“瘦肉粥吧,加點兒小青菜,每人來上一大碗,熱乎乎的還有肉!”

    “瘦肉粥不錯!”尚青云說道。

    蒼海準備生火煮粥,平安則是把昨晚搬上爬犁的煤油爐子又給搬了下來,瘦肉什么的都是準備好的,加點兒鹽直接和米一起扔鍋里煮就行了,最后加點兒小青菜碎,鍋蓋燜上一會兒就可以吃了。

    蒼海做飯,剩下的人則是整理行囊,同時給牲口喂吃的、喂溫水,等著大家都忙活的差不多了,蒼海這邊的粥也煮好了。

    一行人吃完了飯繼續趕路,現在也無所謂白天黑夜的,因為四周全都是雪,就算是凌晨最暗的時候,能見度也在一百多米,所以大家五點多鐘起程,也不算摸黑前行。

    下午一點多鐘的時候,隊伍找了個背風的地方喂了一下牲口,人也吃了幾口熱飯,讓牲口休息了半個多小隊伍繼續出發。

    就這樣到了晚上十點多鐘的時候,大家才再一次宿營,今天晚上范小霞安排了一個學生值班,到了凌晨三點多的時候,把鐵盒里的碳換了一下,這樣大家才算是睡的舒坦了一些,都多睡了一個多小時。

    早上六點半鐘,一行人收拾了東西繼續趕路,到了中午差不多一點鐘的時候,眾人到達了目的地。

    “我去!”

    蒼海站在坡下望著下面的茂密的林子,不由的發出了一聲感嘆。下面是一道峽谷,和村子東面的峽谷不一樣的是,這里的峽谷是甕型的,從上面看挺小的,但是里面其實是別有洞天,峽谷的截面像個大肚瓶子一樣。

    平安沖著尚青云問道:“咱們怎么下去啊?”

    尚青云現在正站在爬犁上向著四周張望,一邊瞅一邊說道:“不急,不急,我記得這附近有一條道,可以通到峽谷里的!”

    不急不急,一直不急了快一刻鐘,尚青云老爺子也沒有找到原本進峽谷的道。

    文一道則是沖著尚老爺子的幾個學生說道:“幫著找找吧,要不然到了地方,大家總不能在外面溜圈吧”。

    于是幾個學生分成了三組,平安跟一組,文一道跟一組,蒼海和尚老爺子范小霞兩位一組在附近搜索。

    時間差不多過去了半個小時,尚青云老爺子臉色有點兒尷尬了,因為老頭實在是記不起來入口在哪里了。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不遠處傳來了一個學生的聲音:“老師,在這里,在這里!”

    蒼海聽了吹了一聲口哨把丑驢子喚了過來,丑驢子一動,剩下的兩匹馱馬自然的跟在了丑驢子拉的爬犁后面,一起向著蒼海身邊走了過來。

    把尚青云和范小霞扶上了爬犁,蒼海趕著爬犁來到了喊話的學生旁邊。

    到了地方這才發現原來峽谷的邊上有一道小道,說是小道也不是太對,其實是一段裂隙,正好從旁邊坡上一直通到了下來。剛來的時候沒有發現是因為到處都是積雪,這條小道被大雪給蓋住了。

    “這怎么辦?”

    文一道望著傾斜的如同一個巨大滑梯的小道說道。

    如果是沒有雪牲口上下自然是沒有問題的,只需要把牲口拉的重量減少就行了,但是現在雪一蓋,而且前面兩個學生都沿著斜道滑進了谷底,現在這樣子牲口真不太好走,就算是人走起來也困難,最好是往下滑。

    平安也皺著眉頭問道:“沒有其他地方了么?”

    尚青云還真沒有仔細想過這個事情,說道:“另外一個入口比這里好不了多少,而且離這里還有二十里呢,咱們這樣,把東西慢慢的滑下去,反正大多數都是箱子什么的,剩下的放在爬犁上滑下去,至于牲口那就慢慢的牽著吧,實在不行就得留一個人在這邊看著牲口”。

    這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蒼海的身上。

    ”試試吧!“蒼海也沒什么好辦法,他到可以把牲口全都裝進空間里然后滑下去,可是實力他不允許發揮呀!

    于是大家把爬犁上的東西卸了下來,一些儀器什么的用繩子捆起來,或者讓一個學生抱著箱子慢慢的往谷底滑。

    差不多用了一個小時的功夫,這才把所有的儀器箱子給滑進了谷里,接下來蒼海讓尚青云幾人全都下去,自己一個人在上面,把一些特別有份量的、易碎的東西都收進了空間里,然后把三輛爬犁上放一些輕的,不易碎的東西往下滑。

    當所有的東西都滑下去了,蒼海對著虎頭來了一句:“虎頭,來打個樣吧!”

    虎頭到是一點兒也不害怕,見蒼海伸手一指,它便慢慢的靠近了斜道一步步的試探著往下走,走了差不多一百多米的時候,虎頭似乎是熟悉了這種走路的方式,于是漸漸的步子就快了起來,最后干脆躺著頭沖下搖著尾巴往下滑。

    虎頭下去了,蒼海第二個便把丑驢子趕下去。丑驢子也很聽話,一步步的試探著下去了。丑驢子走的很穩當,蹄子像是有防滑鏈似的,一步一步小心的移了下去。

    輪到兩匹馱馬的時候有些麻煩了,任憑蒼海是如果喝斥,這兩個東西就愣是一動不動,死活不肯往斜坡下去。

    蒼海沒有辦法,望著斜坡下面已經差不多成了小點兒的人影子,把兩頭牲口拉到了一邊,收進了空間,直接把它們的四蹄給捆了起來了,然后扔出了空間放到了斜道上的時候再把繩子給解開,伸腳一踹它們的屁股,把它們依次踹了下去。

    唏律律!

    兩匹馬被蒼海這么一折騰如同殺豬似的一邊嚎著一邊往坡底下滑。

    第一匹馬滑的太快還帶倒了丑驢子。幸好虎頭前面走的遠,要不然三匹大牲口的重量撞到它的身上,說不準就把它給撞傷了。

    馬都下去了,蒼海直接一跳,把斜道當成了滑梯玩,雖說是斜坡不過坡度也不是太變態,也就三十度左右的樣子,因為被大雪覆蓋所以下去困難,等回來的時候上來到是稍簡單一些了。

    “我去,這里比村子還要暖和一些!”

    一到了谷底,蒼海便覺得這里的溫度一下子升高了七八度。

    尚青云抬手指了一下頭頂:“你看上面!”

    蒼海一抬頭,發現自己頭頂的天空居然是一條寬帶子,怪不得谷里的溫度高很多呢,原來是外面的寒風根本就吹不過來。

    “是這里么?”蒼海拍了拍屁股上的雪渣子問道。

    尚青云道:“再往里走一些,快了,差不多再有半個小時就到了”。

    大家把東西依次放回到了爬犁上扎緊了之后沿著谷地往前走。按著蒼海的直覺可能是西南方向,不過他也不能確定,現在這地方定方位真的是太難了。

    一行人走了差不多十刻鐘,谷里的溫度似乎也越來越高,而且林子也生長的越來越茂盛,這里幾乎沒有什么灌木,全都是高大的樹木,大多數的樹木蒼海都叫不出名字來,反正現在蒼海見到最大的一顆,差不多要兩三個成年人才能合抱過來。

    越往里走,越有點兒鳥語花香的意思了,如果不是樹梢上隨時還能見到從谷口落下來的白色積雪,蒼海一準以為這里春姑娘搶著先到了呢。

    望著四周的景像,蒼海心里開始罵起了生命之樹:這孫子還真能折騰!

    “這地方爬犁怕是不好使了!“蒼海望著越來越窄在谷壁,沖著尚青云說道。

    一個學生這時也提醒尚青云:”老師,真不好往里走了,現在這地方已經完全沒有雪了,牲口拉這些東西也吃力,您看,這匹馱馬都冒汗了”。

    尚青云看了一下前面的路,想了一下說道:“那行,大家就把營地扎在這附近,大家兩三人一組,到附近去看看有沒有什么合適扎營的地方,注意別亂跑,這時候別玩個性,在這地方玩個性那就是老壽星吃砒霜——嫌命太長!”

    學生們笑著應了下來,分成了三組,呈扇形向著四周散了開來,蒼海這邊站在爬犁旁邊,轉頭向著四周望了一下,很快便發了生命之樹的一個分岔賊頭賊腦的藏在了一株大樹的旁邊,把自己偽裝成了一條纏樹藤。

    裝作無意間走了過去,伸手按的藤上,蒼海的腦海中立刻出現了四周的畫面,這附近想找一個小溪扎營是不要想了,因為附近兩三里之內都沒有一條明河。但是在五六里之外,蒼海看到了一片奇景,一個巨大的綠色盆地出現在蒼海的腦海中。

    “歡迎來到我的花園!”

    生命之樹的意念傳進了蒼海的腦子里。

    “滾!”

    蒼海的回答很不客氣。

    生命之樹也不在意,對著蒼海便開始顯擺起來它的收藏!

    蒼海的腦海中出現了不少的植物形像,大多數蒼海都不認識,自然也就沒什么感覺,不過接下來的動物蒼海認識的可就多了去了。

    當蒼海的腦子里出現了老虎、豹子還有五六種猴子的時候,蒼海便沖著生命之樹道:“你就作死吧!”

    中國的老虎,蒼海知道兩種,一種是東北虎,另外一種聽說是野外已經滅絕的華南虎,現在出現在蒼海腦子里的老虎體積不大,比他在動物園看到的東北虎要小了一圈還多,雖然體格小但是老虎就是老虎,不愧為叢林之王,估計也是整個林子里最大的貓科動物了。

    除了老虎之外,還有豹子,還不是一種,依著身上的花紋來看,大大小小的最少也有四五種,最小的一種比蒼海家的丑肥也僅是稍大一些,還有一種是通體烏黑的,體格也是第二大的黑色豹子。

    這下蒼海終于知道,為什么尚青云要巴巴的趕來了,這里的生態的確的太豐富了,生命之樹自己搞的花園,用一句不太文雅的話來說就是太吊了。

    “看什么呢?”

    尚青云來到了蒼海的旁邊,笑瞇瞇的打斷了蒼海與生命之樹的交流。

    “我在想為什么您大過年的要來這里”蒼海道。

    尚青云說道:“我要說我在這里發現了老虎,你相信不想信?”

    “老虎?”

    蒼海一聽立道:果然如此!

    “老虎就老虎唄,您怎么不說啊”蒼海對這點很不解。

    “你知道以前網上傳的周老虎事情么?我這邊不得不小心,免得惹上麻煩,除非拍到老虎的影像,我是不會宣布的”尚青云說道。

    “那您也得多找些人啊”蒼海說道。

    尚青云道:“我是有點兒私心的,這些孩子都是我的學生,學這東西本就賺不了什么錢,而且辛苦,我是再過幾年就要退了,他們以后的日子還長著呢,總得讓他們有些名聲,以后的路也走的易一些……”。

    蒼海這才知道尚老頭這是給自家的學生鋪路啊!

    。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