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荒原閑農最新章節列表 > 第439章 有戲看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439章 有戲看

目錄 下一章 →
    早上,蒼海推開了門,外面的雪已經停了,雖然只下了兩天,但是整個村子再一次被雪給掩蓋了起來。

    蒼海來到了倉庫拿起了掃帚輪了開來,開始掃起了門前的雪。

    過了一會兒功夫,蒼海把自家的門口雪掃出了一大塊,耳邊傳來了師鎮邦的聲音:“今天這么早啊?”

    “昨天睡的早,早上在床上也睡不著,看到外面雪停了,就想著掃掃雪!爸,您睡的怎么樣?”蒼海停下了手中的活,轉身看著站的窯門口的師鎮邦。

    師鎮邦現在披著這套,身上穿著厚實的高領毛衣,看樣子老頭一點也不覺得冷。

    “等會,我和你一起掃,對了,這天看著好像還有點兒陰沉沉的,不會咱們剛掃好它又下了吧?”師鎮邦來到了倉庫的門口。

    蒼海回道:“不會的,我覺得這點小烏云還不至于,等著太陽熱乎一點兒馬上它們就散了”。

    見老丈人進了倉庫蒼海繼續掃起了雪來。

    “蒼海,蒼海,快點過來!”

    蒼海正掃著雪呢,突然間聽到老丈人急促的叫自己,聽到老頭這么著急,蒼海還以為有什么事情,或者是倉庫里有什么東西傷到了他,立刻扔下了手中的掃帚跑進了倉庫里。

    “怎么了,怎么了?”

    蒼海一進倉庫便連聲問道。

    師鎮邦伸手指著角落里沖著蒼海說道:“快點來看,家里有新朋友了!”

    蒼海走到了師鎮邦的旁邊,順著他手指的方向一看,立刻有點兒詞窮了。

    因為他看到了丑肥正窩在一個干草堆子里。倉庫里是沒有干草堆的,這些干草肯定是丑肥自己叼過來的。

    干草到是沒什么特別的,就算是丑肥把干草叼到天上去蒼海也不奇怪,讓蒼海覺得奇怪的是丑肥的肚子底下多了幾個毛絨絨的小家伙。

    小丑肥!

    因為丑肥的大身體擋著,蒼海并不知道丑肥的肚子下面有多少個小丑肥,現在能分辨出來的就只有三只,或許是三只也可能有更多小丑肥。

    “丑肥生小貓瞇了!”師鎮邦開心的說道。

    蒼海撓了撓頭,很是尷尬的說道:“我以為丑肥是個男娃呢,沒有想到是個姑娘!”

    一直以來蒼海都以為丑肥是個公的,誰能想到現在丑肥以這種方式來嘲諷了一把蒼海的智商呢。

    師鎮邦想看看小丑肥,稍稍的向前走了兩步。

    嗷!嗷!

    歸快丑肥就站了起來,全身的毛都張了開來,身后那點兒短短的尾巴都跟著豎了起來,一副要咬人的模樣。

    師鎮邦一看笑著停住了腳步:“好了,好了,我不看了還不成么!”

    蒼海這邊想趁著丑肥站了起來去看看丑肥生了多少小丑肥,剛一伸腦袋便見丑肥沖著自己發出了警告聲,于是只得和師鎮邦一樣停下了腳步。

    “如果不是你小生貓,我早就讓虎頭過來懟你了!”蒼海憤憤的來了一句。

    師鎮邦笑著伸手拍了一個女婿的肩膀:”家里添口總是一件喜事,咱們離開這里吧,估計它不是太喜歡別人看它的孩子”。

    師鎮邦一邊說一邊拉著蒼海的袖子把女婿往外面拖,蒼海也沒有辦法只得跟著老丈人走到了屋外。

    翁婿兩個一起動手,花了近半個小時這才把蒼海家面前平臺上的雪給掃成了幾堆,然后用鐵鍬往西邊的小樹林子里運。

    剛動了一趟,平安過來幫忙了,這時候師薇也起來了。

    “喲,都掃好啦?”師薇一出門看到門口的石板地已經是干干凈凈的了,只有勾縫中間有這么一點小雪花,于是笑著夸了一下蒼海還有師鎮邦。

    “等你掃雪?等你鹽都賣餿掉了”師鎮邦笑著把鐵鍬拄了起來。

    說完又想起來丑肥生小崽子的事情,于是說道:“家里的丑肥生小崽子了!一窩好像還不少,我們看到的就三只”。

    “什么?”

    師薇聽了這消息也是一臉的懵,望著蒼海問道:“丑肥不是公的么?”

    蒼海尷尬的笑了笑:“是母的,我也剛知道它是母的!”

    打小的時候丑肥的毛就多,師薇也沒有怎么注意,到了大一些的時候身上的毛就更長了,毛絨絨的像個皮球似的,而且小身板越長越肥,師薇又不閑,她哪里會去注意丑肥是公是母。至于蒼海完全就是臆測的,想多了他也就覺得丑肥理所當然的是一只母兔猻。

    師薇笑著伸手指了一下蒼海:“我是聽你說丑肥是個母兔猻的!”

    “這個肯定是你記錯了,我是聽你說的,我又沒有養過丑肥,怎么可能知道丑肥是公是母”蒼海辨解說道。

    師薇哪里會記得這個小事,不過她還是很狐疑的望著蒼海:“真的?”

    “嗯!”蒼海點了點頭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師薇也不多想,張口問道:“丑肥在哪里?”

    見師鎮邦伸手指了一下旁邊的倉庫門,立刻帶著小跑進了倉庫。

    “沒有啊!”

    很快師薇的聲音便從倉庫里傳了出來。

    蒼海進了倉庫來到了看到丑肥的地方,伸手指了一下:“這不……咦,剛才還在這里的!”

    丑肥不見了,不光是丑肥不見了它的娃也不見了,現在角落里只有一個干草窩。

    “可能是把孩子藏了起來!”

    師薇一邊說一邊輕聲的開始呼喚了起來:“丑肥,丑肥!”

    師薇這邊叫了一會兒,見倉庫里一點反應都沒有,便張口說道:“肯定是不在屋子里了!”

    說完師薇向著外面走了出去,一邊走一邊還不住的呼喚著丑肥的名字。

    “你這么叫它哪里能的聽的到,就算是聽的到它現在也不會答應呢,剛生了崽的東西護崽呢,要不然也不會因為我和老丈人看了一眼就把崽子搬走了……”。

    蒼海的話還沒有說完,打臉的事情發生了。

    嗷嗚,嗷嗚!

    丑肥的聲音在濛濛的屋子門口響了起來。

    師薇沖著蒼海微微一笑:“我跟你能一樣么,你多不招丑肥喜歡啊,全家也就是虎頭最喜歡你!”

    蒼海很無語,只得眼巴巴的望著師薇進了濛濛的的屋子。自己默默的拿起鐵鍬繼續鏟雪。

    正忙活著呢,突然間見到魏文奎魏老叔這邊一路帶著小跑,那精神頭像是年輕了二十歲似的,向著自己這邊跑了過來。

    蒼海見了打趣說道:“魏老叔,這羊球羊鞭還真起作用了啊,瞧您現在這精神頭,比咱們年輕人都要好!”

    “別打岔,我過來跟你說個事,把你們家丑驢子借給我用一天!”魏文奎現在很開心,臉上的眼角的魚尾紋都跟著漾了開來,一看便知道是有什么喜事。

    師鎮邦問道:“老魏,有什么喜事啊?”

    魏文奎笑著搓了一下手:“現在還沒有確定,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所以我要去一趟縣里”。

    蒼海聽著更懵了,他不知道喜事和縣里有什么關系,于是問道:“您還藏著呀,別管什么的先來聽聽”。

    魏文奎笑瞇瞇的說道:“今天早上,我媳婦抱著洗手盆就吐,吐了兩次之后,我瞅著不對,于是問了一下,我覺得她好像是有了……”。

    師鎮邦聽了魏文奎的描述,點了點頭說道:“是非常像,那去縣里查查去啊?”

    魏文奎道:“這不正準備找海娃子來借爬犁么,這時候時候我可不敢讓媳婦坐家里的爬犁,還是丑驢子拉的爬犁舒服穩當!”

    村里的孕婦們日子過的舒服,懷孕也沒什么難受的,壞處就是都得等著好久才能看出來懷孕,如果魏文奎不是養過娃兒的,換個年青一點的小夫妻都不一定會往那個地方想。

    “您直接去牲口棚里牽吧,反正今天好像也沒什么人用爬犁,就算是東頭那些人要用,也不過就是去泄湖邊上玩玩冰,一般的牲口就行了,您放心大膽的用,我這里先祝您再次抱大胖小子”蒼海說笑著沖著魏文奎抱了個拳。

    “借你吉言!小子閨女都成,只要是個孩子我就喜歡!不過最好能是個小閨女,貼心窩子”魏文奎顯然是開心極了和蒼海、師鎮邦嘮叨了兩句便牽丑驢子去了。

    蒼海這邊剛把平臺掃干凈,那邊魏文奎牽著爬犁從坡上上來了,爬犁上面還坐著裹的如同棕了一樣的魏嬸姚新雁。

    姚新雁現在眼哭的像個桃子似的,強忍著淚水沖著蒼海和師鎮邦笑了笑,那臉上的笑容比哭還難看呢。

    蒼海安慰了一下姚新雁:“嬸兒,您別擔心,瞧您的模樣那肯定是有了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您把心放肚子里,踏實的!”

    “謝謝你,海娃子!”姚新雁臉上帶著一點兒感激。

    魏文奎這時說道:“快點把護目鏡帶上,這么冷的天氣外面還有風,可不能受了涼……”。

    此刻的魏文奎那真的比婦人還婦人,不過姚新雁似乎是很享受這個,嗯了一聲便把脖子上的護目鏡帶上了。

    蒼海幾人目送著魏文奎兩口子離開了村口。

    突然間,平安腦子有點兒轉不過來了。張口說道:“不是姚嬸不能生么?”

    蒼海這么一想,一下子又樂了,張口沖著師鎮邦說道:“如果姚嬸要是懷了孕這下子就有的瞧了!”

    “怎么?”

    師鎮邦有點兒不明白。

    “姚嬸是因為先前嫁的那家人說她不能生孩子然后給趕了回來,現在她和魏老叔這才結婚幾個月啊,也就差不多半年多點,就懷上孩子了,這事情要是定了,那只能說明問題不是出在姚嬸身上,既然問題不在姚嬸身上,那自然在她的前夫身上!”蒼海說道。

    師鎮邦不知道自家的女婿要說什么,聽的云山霧罩的,只得抬手說道:“重點,重點,講重點!”

    蒼海道:“重點來了,重點就是姚嬸子和老魏叔結婚的時候,這男人剛得了一個兒子!”

    “……”

    師鎮邦愣了一下,等著想明白了之后,頓時噗嗤一聲樂了。

    “不過這個事情說不準的,有些人的體質不一樣,湊到一起就是懷不上有什么辦法”師鎮邦說道。

    蒼海笑道:“我是知道啊,但是這邊的老碎嘴子們就算是知道也不會這么說,你等著吧,只要姚嬸子確定懷孕了,他那前夫一準不好過,指不定背后人家說什么呢!”

    姚新雁懷上了孩子的話那造不得假的,女人懷了就懷了,男人這邊可看不出來,那些鄉間的碎嘴子們十有**就會傳出姚嬸以前的丈夫是借種生的娃,而且這東西無論他怎么解釋都會有人傳。

    這叫什么?這叫黃泥掉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一想到姚嬸那不地道的前夫,蒼海就覺得自己該搬一個小板凳好好看這出戲。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