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荒原閑農最新章節列表 > 第62章 莫名其妙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62章 莫名其妙

目錄 下一章 →
    蒼海這邊正捂著下面弓著腰呢,突然間聽到門口傳來了敲門聲,以為是楊彥行來了呢,于是伸手扶住了廚房的臺面,免得尷尬。

    魯姝則是轉身來到了門口,輕輕的一拉門,看到古鵬站到了門口,不由吃了一驚:“古鵬?”

    “嗯”古鵬嗯了一聲,伸頭進來看了一眼蒼海:“蒼海,以后老哥能不能也在你這里搭伙?”

    蒼海聽了說道:“行啊,不就是多雙筷子的事情么”。

    聽到蒼海這么說,古鵬點了點頭一聲不吭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車里。

    突然間被古鵬來了這一下子,無論是蒼海還是魯姝都有點兒懵,兩人相視了一眼,異口同時聲的問道:“怎么回事?”

    問完了之后,兩人又同時很默契的不再說話了。

    好一會兒,蒼海才覺得自己的襠部疼痛舒緩了一些,直起了身體繼續做飯。因為今天晚上加上了一個古鵬,所以蒼海又加了一個菜。

    四人五菜一湯,當古鵬坐到了桌子邊上的時候,原本越來越和睦的吃飯時間又變得悄無聲息了起來,大家埋頭吃飯,從開始到結束,最后刷碗的申楊彥行換成了古鵬兩人。

    前走了仨人,蒼海洗了個澡躺在自己的床上開始琢磨起了三人的關系,楊彥行和魯姝很明顯不是蒼海以前想的戀人關系,但是這仨人和古鵬是什么什么關系,蒼海一時間也沒有頭緒。

    好在蒼海并沒有興趣深究這些,反正到了這里這么久,再過一周多的時間,蒼海便準備離開美國回國去了,剩下他們仨在這里隨便他們怎么折騰吧。

    想著想著蒼海便進入了夢鄉,一覺睡到了大天亮。

    接下來的兩三天,四人吃飯的時間都挺尷尬的,不過兩三天后,古鵬便和楊彥行時不時的交流一下,至于交流的什么蒼海并沒有聽到。

    帶著帳篷再一次來到了樹林中,蒼海直接把裝水果的兜子擺到了身邊,沒有一會兒那只小黑猩猩便從樹上下來了,經過這些天的相處,小黑猩猩對于蒼海已經沒有了戒心,到了蒼海的身邊直接拿起了袋子里的水果,開始吃了起來。

    “鐵頭,過幾天我就要走了”蒼海對著小黑猩猩說道。

    鐵頭是蒼海給小猩猩起的名字。

    小黑猩猩聽到蒼海說話,抬半望著蒼海,嘴巴努成了一個O型,可笑的撅了兩下,然后又塞了一個水果到了嘴里,嚼巴了兩下便把苦澀的果皮給吐了出來。

    伸手把別外一個果子拿到了手上,自己掰了兩下發現掰的不好,于是把水果伸到了蒼海的面前晃了晃,發出了一聲噢噢的粗聲。

    蒼海伸出手接過了果子,用自己的指甲在果皮上劃了兩下,然后小心的把果皮掰開,把果肉放到了小猩猩的手中。

    小猩猩接過了果肉,并沒有放到嘴里,而是擺回到了袋子里,然后又拿起了另外一個帶殼的果子,就這么著,蒼海把袋子里所有的水果都剝好了,鐵頭這才坐到了地上,抱著袋子開始大快朵頤了起來。

    吃飽了果子,鐵頭并沒有離開,而是湊到了蒼海的身邊,猴坐在了椅子的扶手上,開始噢噢的伸出手在蒼海的腦袋上找起了什么。

    蒼海的腦袋上自然沒有鐵頭想要的東西,所以鐵頭翻了一會兒便收了手,蹲在扶手上望著蒼海,可能是覺得無趣了,便沖著蒼海噢噢的叫了兩聲。

    蒼海正看書看到興奮的時候呢,并不想陪著鐵頭玩,所以隨手把自己帶來的IPAD拿了出來,點了個視屏然后交到了鐵頭的手中。

    接過了IPAD鐵頭老實了,抱著本子便坐在扶手上安靜的看了起來,也不知道它能不能看的懂,但卻看的非常投入。

    中午的時候,蒼海準備吃飯,一掏出飯盒的時候鐵頭便飛速放下了手中的IPAD,上了樹沒有一會兒拿來了一個鐵盆子過來,湊到了蒼海的旁邊等著吃飯。

    鐵頭手中的盆子一看便知道是從營地里偷來的,也不知道誰倒霉丟了盆子。

    蒼海把自己的飯分了一小半給鐵頭,然后一人一猩猩便湊在一起吃午飯。猩猩是雜食動物,對于肉并不抗拒,不光是不抗拒似乎還挺喜歡蒼海的手藝,每一次吃飯的時候總是先把肉挑出來吃了,然后再吃米飯什么的。

    晚上蒼活回營地,鐵頭則是表現在有些依依不舍的,一直把蒼海送到了營地的附近這才躥上了大樹,呆在樹上一直目送蒼海進了營地這才轉身離開。

    回到營地,蒼海做飯魯姝打下手,有了上一次的切膚之痛,蒼海離著魯姝便遠了一些,生怕這女人再給自己來一下子。魯姝這邊則是表現的若無其事,一如從前專心的學著做菜。

    菜擺上了桌,四人也分別落了坐,蒼海從自己的柜子里取出了兩瓶酒擺到了桌上。

    三人看到蒼海拿出了酒,一分詫異的望著蒼海。

    蒼海一邊開酒一邊笑著說道:“各位,大家有緣在這里相聚,但是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過兩天我就要離開這里回國了,以后呢大家可能天南海北沒有見面的時機了,今天喝點小酒”。

    魯姝問道:“你準備走了?”

    “不走干什么,馬上就是春天了,我家里還有事情呢,幾畝地要種,錯過了時間那就等于錯過了一年”蒼海笑著說道。

    “你還種地?”魯姝有點不信,她覺得就蒼海這樣的人哪里會種什么地,整個人每天都是懶懶散散的哪里能吃的了種地的苦。

    蒼海回道:“我為什么就不能種地?”

    楊彥行笑著說道:“沒有想到你還有這份閑趣,唉,人和人真的不能比啊,我們這邊為了生存忙碌著,你這邊到是小日子過的悠然自得”。

    蒼海回道:“什么悠然自得,就是不求上進罷了”。

    說著把桌子上的一次性紙杯分到了仨人的面前,然后給三人倒上了酒,一邊倒一邊說道:“我呢也沒有勸酒的習慣,大家能喝的多喝,不能喝的少喝”。

    古鵬看著自己面前的杯子滿上了,端起了酒一仰頭直接把懷子里的酒全干掉了。

    蒼海和楊彥行三人看的一愣。

    古鵬放下了杯子,抹了把嘴沖著蒼海說道:“給我再滿上”。

    “古哥,這么喝可不成”蒼海有點兒擔心。

    古鵬笑道:“沒事,這一瓶酒對我來說算個什么事,以前酒桌上的時候我放倒一桌人都沒什么問題,再說了現在要是不喝以后可能就沒有機會了再這么喝酒了”。

    聽到古鵬這么一說,蒼海又把酒給他滿上了。

    蒼海以為古鵬這是說沒有機會和自己喝酒了呢,到是楊彥行和魯姝聽了古鵬的話相視一眼,然后默默的端起了酒懷。

    “來,古先先我敬你一杯”魯姝說道。

    “好!”古鵬聽了大笑著端起了杯子和魯姝喝了一懷。

    蒼海見魯姝和古鵬喝了,也端起了杯子和楊彥行喝了一杯。

    來回幾杯酒下肚,大家的興致很快高了起來。

    古鵬放下了手中的杯子,這時候時候他已經有七八兩酒下肚了,一人喝的比剩下的三人都多。

    “蒼海!”

    “古哥?”蒼海抬頭望著古鵬。

    古鵬說道:“謝謝你,在這段日子一直對我的照顧,老實說自從來到美國這邊,我就沒有一夜睡過好覺,也就是和你做鄰居的這些日子過的還成,你是個面冷心熱的小伙子,要是在以前我非得交你們這個忘年交不可,不過現在嘛,算了,不提這個事情了,來喝一杯”。

    和蒼海喝了一杯,古鵬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沖著楊彥行和魯姝說道:“兩位,蒼海走了,咱們也回去吧”。

    “回去?”楊彥行聽了眼睛一亮。

    古鵬點了點頭,深沉的說道:“回去,來了這兩年也該回去了,逃避不是個事情,美國這兒啊永遠成不了我的家”。

    楊彥行沉默了一下:“好的,咱們也回去吧”。

    蒼海聽不懂他們的對話,不過也沒有多問,只是埋頭繼續輕輕的呡著自己的手中的酒。

    兩瓶酒喝完了,古鵬的酒還沒有喝到位,于是蒼海又拿了一瓶。

    喝到了一半的時候,古鵬開始伸手拍著桌子輕聲哼唱了起來:“衣裳再添幾件飯菜多吃幾口,兒行千里沒有媽的小米粥……”。

    蒼海沒有聽過這個歌,但是聽著古鵬唱的悲涼,不由的凝神傾聽了起來。不光是蒼海,魯姝和楊彥行也靜靜的聽著古鵬哼唱。

    古鵬的人長的不怎么樣,但是嗓子不錯,歌唱的有模有樣的,也十分動情唱了一大半便是淚流滿面,哽咽著再也唱不下去了。

    抹了一把臉上的淚,古鵬的臉上換上了笑容,沖著蒼海仨人說道:“蒼海我不說了,但是你們兩人看看我的樣子,以后千萬別走錯了路,有的時候一個念頭起來了,再后悔都晚了”。

    楊彥行和魯姝聽了點了點頭。

    蒼海聽的有點兒莫名其妙,不過依舊沒有問。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