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極寵無雙:正室指南最新章節列表 > 291、喜事來(一更)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291、喜事來(一更)

目錄 下一章 →
    宋子婳被送走,送到了林城宋子非那兒。

    而也就在短短的六七天內,這北方的玄甲軍就陸續的繳械投降。在這種冰天雪地里打仗,沒有精良的裝備和后盾,別提打勝仗,能夠保全性命,都不是容易的事兒。

    與此同時,夷南軍開始后撤,逐漸的撤出了北地,北方各城全部交給了蘇家軍。

    這會兒天下人怕是都知道了,攻打玄甲軍的是夷南軍,而之后把這些野蠻夷人趕出北地的卻是蘇家軍。

    對于百姓來說,野蠻的夷人和大梁,他們更希望回歸大梁。再說,玄甲軍打進來之前,他們本就是大梁人。只是后來玄甲軍征戰至此,占據了這里,他們才被迫離開了大梁。

    如今,那些野蠻的夷南人退兵離開了,他們都松了一口氣。那些個不講道理的夷人,如果他們真占據了這北地,無辜百姓指不定得遭什么樣兒的罪呢。說不準,他們會連人都吃,畢竟都是野蠻的夷人,誰又說得準?

    北邊已被平定,玄甲軍兵將也都被圈禁起來,等候發落。

    宇文玠也準備要返回皇城,不過在回城之前,他卻和楚郁離開了城府。

    侍女給白牡嶸的后頸上完了藥,穿戴好衣服后去找宇文玠,沒找到人。命侍女去詢問府中的護衛,這才知道半個時辰前,宇文玠和楚郁坐著馬車出府了。

    得到這個消息,白牡嶸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宇文玠要下手了。

    但是轉念一想,他那時做過承諾,說不會殺了楚郁。他還不至于言而無信,那么,他把楚郁單獨帶出去干嘛?

    有事兒在這府里也一樣說,除非就是,有什么見不得人的事兒,不能讓她看見,所以才會想出府去解決。

    外面這么冷,雖說已經到了春天,但這北方可不是春寒料峭那么簡單,簡直還是嚴寒冬季。

    想了想,她覺得不能放任,就宇文玠那個體質,一點點寒風吹著了,他都容易死翹翹。

    “備馬。”交代了一句,侍女立即去做。

    出了府門,馬匹果然備好了,兩個護衛也跟上了,然后根據城中巡邏兵的目擊指示,居然一路出了北城門。

    這斷珠城就在極北之地,南城門有官道,而出了北城門十幾里地之后,便是白茫茫的雪山了。雪山無邊,一重山連著一重山,即便是盛夏,雪山山巔高聳入云,山頂上的雪終年不化。

    往北邊走,純粹是找死,白牡嶸出了城門快馬而行,寒風吹面,那一刻她覺得自己臉皮都要被凍掉了,這么冷。

    終于,順著之前隊伍走過的痕跡,遙遙的在一座山下看到了隊伍的影子,護衛都在,馬車也在,也不知宇文玠和楚郁這個時候在馬車里干啥呢。

    快馬抵達,白牡嶸抬手揉了揉自己凍僵的臉,“皇上和楚公子在做什么?”往馬車上看,但門窗緊閉,四周又白雪茫茫的,刺得眼睛都開始發花。

    哪知護衛微微搖頭,“回夫人,皇上與楚公子朝這山上走去了。眼下,也不知在做什么。”往山上看,別瞧現在山上的樹木沒有枝葉,可是雪卻極厚,四處都白的刺目,根本瞧不見人在哪兒。

    聞言,白牡嶸不由哼了一聲,“皇上就是皇上,敢做常人不敢做的傻事。你們也真成,不會勸著點兒?他什么體質你們又不是不知道。算了,和你們說也沒用,我去找找。”

    這也多虧楚郁是個男人,否則,她還真會亂想,宇文玠這小子是不是特意跑來這種地方私會情人的。

    轉身,繞過馬車,她跟著地上的腳印,也上了山。

    山上的雪真是厚啊,無比的厚,一腳下去,沒過半截小腿兒。

    由此,之前上山那兩個人的腳印也就顯得特別清晰了,根本不用費心的找,跟著腳印走就行了。

    也大概是因為有雪,所以山勢并不陡峭,往山上走,除了空氣很冷,呼吸之時胸肺都跟著涼了之外,也沒別的毛病了。

    沒想到這倆人居然走了這么遠,向山上看,但還是沒有那兩個人的影子。而且縱觀這向上蔓延的腳印,是一直走到了小山坡的后頭去。

    一步一步,抓著樹枝,白牡嶸就不信宇文玠到了這種地方不會難受。

    這小子作死,之前和他說的那些話,真是都白說了。如今看來,他是左耳進右耳出,簡直欠揍。

    終于爬上了這個矮坡,往下頭一看,果然看到了一個幾乎和白雪一樣披著白色狐裘披風的人站在下面,若是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到他。

    “我說任性的皇上,你跑到這里來,是為了折磨自己的?”往山下走,她一邊說道。同時環顧四周,居然沒瞧見楚郁的影子。

    聽到聲音,宇文玠回頭,他只是扣著兜帽而已,但并沒有遮的太嚴實了。

    “你怎么來了。”他說,同時轉身朝著她迎了過來。

    “你說呢?這種天氣你往山里跑,不要命了。還有,楚郁呢?你把他給放了?”白牡嶸幾步跑下來,抓住他遞過來的手,第一時間便是查看他的手背,果然已經開始一處處發紅了。

    聽她這話,宇文玠卻是笑了,“還好,你沒第一時間質問朕,是不是把他給殺了。”

    “皇上是天子,九五之尊,一言九鼎。你之前說不會殺他,那么就是不會殺他。只不過,你會放了他么?”往四周看,白雪刺眼,她環顧時也不得不瞇起眼睛來,否者這雙眼睛真要被刺瞎了。

    宇文玠向前一步,敞開自己的狐裘披風把她抱進了懷里,“朕讓他自己選擇。”

    白牡嶸看著他,不知他和楚郁談了什么,仰頭看了他一會兒,距離近,連他下巴上青色的胡渣都數的清楚。

    驀地,她歪頭從他肩膀一側看過去,宇文玠立即把她的腦袋搬回來。她又往另一側歪頭看,他又把她的腦袋搬回來。

    重復幾次,白牡嶸笑出聲,“你這人,還說讓人家自己選擇,你能不能讓我也自己選擇選擇?我就看看,看他往哪邊走了。”這種地方,楚郁能去哪兒啊。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新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