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逸文學網 > 武煉巔峰最新章節列表 > 第四千一百二十七章 虛張聲勢
返回書頁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四千一百二十七章 虛張聲勢

目錄 下一章 →
    楊開氣的牙癢癢:“我要是死了,你也沒有好下場,別忘了你之前的誓言!”護道者,自該庇護楊開的安危,他若是有什么三長兩短,祝九陰必遭反噬。

    祝九**:“所以我才叫你跑啊!你不是挺能跑的嗎”

    與祝九陰暗中交流也不過一瞬間的功夫,那邊廂,月荷冷著臉望著趙百川,沉聲道:“不知大當家攔路在此,有何指教”

    這話問也是白問,對方鬼鬼祟祟在這里設下埋伏,肯定沒安什么好心,問話之時悄悄給楊開傳音:“等會我拖住他們,你趕緊走。”

    她五品開天的修為,縱然不是這群人的對手,但赤星想要殺她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趙百川不答,只是淡淡地望著楊開,眼神淡漠,仿佛望著一只螻蟻。

    陳天肥笑容可掬,從趙百川身后越出,拱手抱拳:“見過楊供奉,月荷姑娘!”

    他倒是將姿態放的很低,仿佛還在太墟境中一般。

    楊開隨口應了一聲,淡淡道:“陳當家有事嗎”

    陳天肥道:“也沒什么事,只是想問問幾位這是要去往何處若是不介意的話,與我等一道同行如何”

    “你們要去哪”

    陳天肥苦笑一聲:“星市已毀,我等如今也是無根的浮萍,不知該去往何處,楊供奉也算是我赤星的供奉,大家都是自己人,若是楊供奉有好去處的話,能夠提攜我等一二,讓我等也有個落腳的地方,免得四處顛沛流離。”

    楊開表面不動聲色,心里卻暗道古怪。

    這群家伙攔在這里,明顯是想對自己不利,然而縱然占據了這么大的優勢為何還不動手反而跟自己說這些有的沒的

    而觀陳天肥的神色,明顯是在顧忌什么。

    他們有什么好顧忌的

    心頭一動,楊開恍然大悟!

    他們確實該顧忌!顧忌的是祝九陰啊!

    自己身為承載者的事他們也知道,畢竟祝九陰在赤星星市中生活了好幾年,趙百川當初更是帶著陳天肥等人去拜見過那女人,如今太墟境關閉,他們也搞不準自己到底有沒有將祝九陰給帶出來。

    雖說不見祝九陰的蹤影,可萬事總得以防萬一,若自己真的將祝九陰給帶出來了,他們怎敢與自己撕破臉皮

    所以才會這般虛以委蛇!

    原來是這樣!想明白赤星眾人的心思,楊開心頭大定,微微一笑道:“陳當家言之有理,本座身為赤星供奉,受赤星多年香火,如今赤星有難,本座確實不能袖手旁觀,這樣吧,爾等若是愿意的話,可隨我一道。”

    陳天肥聞言眼皮一跳,試探道:“不知供奉欲往何處”

    楊開祭出乾坤圖,催動力量灌入圖中,那乾坤圖表面立刻浮現出一條路線,正是他此前規劃的那路線,伸手在終點處一點道:“此處有一星市,我欲前往那里。”

    “星市”陳天肥不解。

    楊開呵呵一笑:“忘記與你們說了,本座出身第一棧,我家老板娘乃是第一棧的蘭夫人,之前被困太墟,如今脫困,自該回去找她。”

    “蘭夫人!”陳天肥嚇一跳,就連一直不動聲色的趙百川也眼簾一縮。

    琴夫人遲疑道:“莫不是那位蘭幽若蘭夫人”

    在這三千世界,名聲響亮的女子并不算太多,老板娘聲名在外,許多人都有所耳聞,這琴夫人同為女子,對老板娘的事跡也有許多了解。

    “正是!”楊開頷首,望著琴夫人道:“夫人也知道我家老板娘”

    琴夫人訕訕笑道:“大名鼎鼎,如雷貫耳!”這可是她心中崇拜的對象,何止一次想過,此生之年若是能達到蘭夫人那樣的境界,雖死無憾。

    陳天肥驚訝道:“供奉原來是第一棧的人”

    楊開汗顏道:“慚愧慚愧,只是在老板娘手下聽差罷了。”

    陳天肥扭頭望向趙百川,隱隱感覺事情有些棘手了。他們攔在這里,確實是想對楊開不利,畢竟這么些年下來,他從赤星那邊可是搶走了無數寶貝,讓他們如何甘心,更何況,楊開在那元磁山上收獲的元磁神石也是巨大的財富,他們可是聽聞楊開收了好些塊六品的元磁神石。

    星市被毀,赤星這一次也損失慘重,想要東山再起就需要龐大的資源支持,所以他們才會打上楊開的主意。

    但如今居然得知這家伙出身第一棧!

    他們對楊開的來歷一直摸不清楚,如今才知跟第一棧有些關系,怪不得一個帝尊境有那么強大的底蘊,有那位蘭夫人悉心教導也不足為奇了。

    “說了這么多,你們要不要跟我去第一棧”楊開追問道。

    趙百川呵呵笑道:“第一棧的大名,老夫也早有耳聞,早年間也曾與第一棧做過幾次交易,確實童叟無欺,只不過我們這些人去了第一棧,又能做些什么據我所知,第一棧可不是那么容易進的。”

    楊開微笑道:“一般人自然進不去,不過幾位當家若是愿意委屈一下的話,本座自可作保,打雜跑堂什么的你們總會吧”

    趙百川眼角一抽,陳天肥也干笑不已。

    想他們好歹也都是一些中品開天,無論混成什么樣也不至于去打雜跑堂吧這傳出去日后還怎么見人

    趙百川當即果斷道:“供奉好意,趙某心領了,只不過我們這些人,閑云野鶴慣了,怕是受不了什么拘束,這第一棧,不入也罷。”

    “那倒是可惜了。”楊開嘆息一聲,拍了拍陳天肥的肩膀道:“陳當家長成這樣,本還想讓他多活動活動減減肥的。”

    陳天肥陪著笑,臉都快僵硬了。

    趙百川道:“此去要經過數個大域,路途遙遠,前途或有兇險,供奉若是不介意的話,便讓我等護送一程吧。”

    “埃……不必這般麻煩。”楊開抬手,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森獠牙:“若有哪個不長眼的敢來打秋風,定叫他有來無回!”

    抬手的瞬間,手背上的那圖案微微閃過一道光芒,與此同時,一股圣靈的氣息彌漫出來。

    這自然是楊開與祝九陰溝通的結果,祝九陰不便出手,不過釋放一絲圣靈氣息卻是沒什么問題。

    趙百川等人臉色都是一變,霎時間冷汗打濕后背。

    不著痕跡地退后幾步,趙百川拱手道:“既如此,那就不耽擱供奉了,供奉好走!”

    楊開笑吟吟地點頭:“山水有相逢,咱們后會有期!”

    領著月荷等人,大搖大擺地從他們中間穿過,一路絕塵而去。

    等他們走遠了之后,陳天肥才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那家伙竟真的將祝九陰帶出來了”

    歐陽兄弟也面如土色,歐陽烈道:“圣靈之威,果然可怕!”

    那一絲氣息彌漫開來,他竟連反抗的勇氣都生不出,感覺自己好像下一刻就要窒息而亡。

    歐陽冰一臉佩服地望著趙百川:“還是大當家英明,沒有第一時間跟他撕破臉皮,否則咱們可就慘了。”

    陳天肥賠笑道:“大當家自然英明無雙,只不過如今那小子帶出了祝九陰,我們怕是拿他沒什么辦法了。”

    說話間,一群人全都朝趙百川望去,等他定奪。

    趙百川臉色陰晴不定,眸中精光四溢,顯然是在思緒翻飛。

    片刻之后,他忽然抬頭朝楊開離去的方向望去,大恨道:“可惡,中計了!”

    “什么”陳天肥等人不解地望著他。

    “這小子方才在虛張聲勢,給我追!”趙百川低喝一聲,率先朝前方馳去,陳天肥等人不敢怠慢,紛紛跟上。

    琴夫人問道:“大當家,你說那小子方才在虛張聲勢”

    趙百川冷哼道:“若非虛張聲勢,又何至于主動提及那第一棧和蘭夫人,又何至于暴露祝九陰的氣息那小子是什么樣的人,你們與他多年交集,還不清楚嗎他若真有手段,哪還會跟我們客客氣氣,只怕早已蹬鼻子上臉,要我們好看了。”

    眾人心中一沉,細想一下,確實如此。

    楊開第一次與赤星有所交集,是強行入主赤星,斬殺了甘宏和毒娘子兩位當家,隨后展現出碾壓群雄的實力,在星市之中作威作福,瘋狂壓榨赤星的利益。

    可以說,這樣的一個人很難相處,可方才楊開跟他們說話的時候卻是客客氣氣,這幾年來,楊開何曾用那樣的面孔對待過他們

    他越是那樣,越是說明他心虛!

    紛紛覺得趙百川說的有道理,暴露第一棧和蘭夫人的關系,主動流露出祝九陰的氣息,莫不是在狐假虎威。

    陳天肥生性謹慎,遲疑道:“可是大當家,若他故意示弱,又該如何”

    趙百川冷哼一聲:“是虛張聲勢還是故意示弱,等我們追上去就一目了然了!”

    與此同時,數千里之外,楊開與月荷等三人急速逃遁,月荷不解道:“少爺你跑這么快干什么”

    楊開臉色凝重道:“我與趙百川接觸不多,但此人能成為赤星魁首,定不是易于之輩,我方才之言能唬住他一時,唬不住他一世,說不定他什么時候就想通追過來了,還是趕緊走為妙。”

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新快3开奖结果